A股购,为并购而生

债转股的实施难点与解决——第二部分:解决探讨



回顾上文:债转股的实施难点与解决——第一部分:难点所在

上期我们提到的限制债转股活跃度的二个问题

1. 市场错配问题

a.分为价格错配 b.债转股企业转股资产信息错配或失配 c.强有力的推动单位的失配

2. 股权退出问题

针对以上这两个问题,今天我们结合国家政策简单讨论下提高活跃度的解决思路.



正文


怎么提高活跃度,笔者认为应该紧扣问题的实质性来解决。


1)错配问题的解决讨论。首先,笔者认为错配问题是操作面的问题,是一个市场当前外部环境的问题。


a .价格错配的解决思路


债转股价格必须下来。原企业经营者,原股东层必须为自己的债务比例过高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这也是增加市场活跃度的要求所在。毕竟这是一个不良市场。


笔者认为这里有三方面的文章可以做:


1 是对所有非金融企业整体资产负债率、杠杆率、投资规模等实施强制限制。超过比例,就必须实施良性的去杠杆措施(债转股、增加股本等),实施不去或无法实施的,就进入去僵尸化企业的路子。这样从政策层面逼迫企业经营者增加债转股的主动性。事实上,国家已经在这方面提出一些政策的苗头,只是还没有全面确定实施出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金融司司长陈洪宛2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进行时就提到: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区分不同行业、企业类型设置资产负债率预警线和重点监管线,强化对企业及相关负责人的考核;限制高资产负债率企业过度融资,适当引导高负债非国有企业主动降杠杆。同时国资委2017年针对央企,已实施的措施中就有:确定了一个能够保证企业稳健发展的合理的资产负债率控制标准,这个标准分成三大类,工业企业为70%,非工业企业为75%,科研设计企业为65%;此外,还有财务杠杆方面,从开支规模、投资规模、薪酬、成本费用(招待费、管理费)从严控制;以及投资规模方面,高负债企业的非主业投资要严禁。其次,对于低效业务的投资也要严格控制,对偏离主业的业务都要严格控制等等


2 是在市场化角度,落实与支持实施机构权力,引导实施机构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去制定债转股合理价格。实施机构从企业端与资本市场端的两个角度考虑问题,有意愿有能力撮合合理市场价格,达成债转股成行的目标。


3是定价机制。这个问题比较细,笔者认为政府应该在这个方面,从推动债转股实施的角度,给市场呈现一个框架范围。同时,从2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针对债转股的议题内容我们知道,以上三个方面思路都有提及。


b.债转股企业转股资产信息错配或失配的解决思路


债转股企业信息需要公允与透明直面市场。信息需要细化,梳理。把债转股企业股权层次梳理,分离,把企业好坏资产分离为不同模块,已应对市场多结构多层次的参与资本主体需求。例如好的例子,韩国的资产管理公社(Korea Asset Management Corporation,以下简称KAMCO解决不良资产的思路就是对不良企业分类特别细,针对不同的资产实施不同的解决模式,效果特别好。这具体涉及到有债转股需求的企业统计公开、债转股企业好坏资产及股权结构梳理信息公示、以及好坏模块分类后对应的解决处置措施对市场资本的公示


这里面信息细化梳理及公开落实到两个主体,一个是债转股的主体实施单位,如参与债转股的五大银行债转股机构。另一个主体是股东实施的债转股,需要对接专业股权管理机构,来细化企业好坏信息。同时,对落实的细则及落实信息的公开平台,政府应该出台有针对性的业务指引做引导


c.强有力的推动单位的失配解决讨论


在债转股过程中,法律纠纷、利益纠纷不断,抓大放小,推动进程开展的主体实权单位存在是必要的。在这一方面,韩国的KAMCO以及美国的重组信托公司(ResolutionTrustCorporation,简称RTC) 都是很好的范例,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政府对这两个机构赋予了很大的处置权力。在我国,4AMC、国资委、地方政府、央企集团、法院(主要针对破产重整)、五大银行债转股企业、债权人委员会等都是有力的推手。(银监会2016年发布了《关于做好银行业金融机构债权人委员会有关工作的通知》加强债权人委员会的职能作用)笔者认为,有以上强力的债转股推动单位是企业进行债转股的客观需求。但是还有很多有债转股需求的企业,不妨成立债转股专门工作组,赋予调和权力。对符合债转股标准的企业分类归口管理债转股需求并进行推动。


2)股权退出问题的解决思路讨论


笔者认为,让股权容易退出,要提高股权活跃度,是一个远景问题。有以下几个方面要考虑:


首先目前操作层面,针对不同经营情况的企业资产,同一企业的好坏资产分类,开始阶段就形成产品标准化、产品分类化,同时覆盖退出模式


以分类对应市场多结构的投资资金需求,股权退出需求。当前银行、保险外,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信托公司、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各类机构被获准参与债转股,有效扩大了标的债权的买方需求。各类参与的金融机构在投资策略、项目资源等方面存在的差异可能产生互补效应,有利于提高债转股市场的交易活跃度。


其次,提高债转股企业的效益,增收,这是股权容易退出的重中之重


国家在2018年去产能,去僵尸化企业思路不变。这对处于债转股序列的企业,持续实质性的利好。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 两会期间 关于今年的去产能工作,提到重点做好“破、调、改、安”四件事可见如下。“破”是继续破除无效供给。按照《政府工作报告》的要求,2018年要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的煤电机组。“调”是要调整优化行业结构,统筹做好化解过剩、优化结构、保障供给等工作,逐步实现从总量性去产能为主向结构性去产能、系统性优产能为主的转变,促进钢铁、煤炭全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同时要加强行业运行监测分析,及时采取有效的措施,促进价格保持在合理区间,不能暴涨暴跌。通过产能置换指标交易等市场化手段,加大煤炭优质先进产能的释放力度。“改”是要推进企业兼并重组,加大“僵尸企业”破产清算和重整的力度,引导扭亏无望的企业主动退出。


第三方面是市场创新。多层次的建立债转股股权的二级市场


引导实施机构在债转股协议中明确对国有企业未来杠杆率及经营业绩的约束(这也是增信的一部分),对不达这部分最低目标的实施机构要求一定的风险机制承担,对满足增收提效标准的债转股企业,可以通过市场创新,在二级市场建立针对债转股企业的投资标的,达到鼓励实施机构,满足股权市场化退出的要求。这也对二级市场创新提出了要求。在2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已经提及:在资金退出方面,国务院会议提出将研究依托多层次资本市场开展转股资产交易二级市 场,有利于完善债转股交易的退出渠道,从而增强标的债权的流动性。


再有可以引入中长期低成本股权投资资金,对有增信的债转股企业股权进行投资,满足前期风险资金的退出要求。


最后还可以通过市场化经营,增强一批实施机构的资本力量,通过对债转股企业经营,整体打包运营,实现整体经营与上市等方式,来分担部分资金的退出要求。韩国的KAMCO,我国目前资产管理行业的四大AMC,国外优秀不良股权基金,不乏这样的案例。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