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关于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制度的现状与思考



中国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制度确立于本世纪初的2001年:每家上市公司最少2名且不低于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就这样,这一制度实施了17年,基本上可以说进入了一个稳定的轨道。无论是被诟病为“花瓶”也好,还是近日忙着抢头条的“万科独董”,独董时不时都会成为资本市场的热门话题,但在制度变革上却始终处在一个相对停滞的阶段,在严重的路径依赖和困境下踯躅前行。刘纪鹏教授在十多年前就曾经撰文提出独董制度的改革就是要让独董成为“有钱、有权、有闲、有家”的四有新人,一针见血的提出了最理想的独董履职制度环境和基础,我沿着刘教授提出的这四个基本问题来谈一下我们的现状,并提出我的一些建议。



一、“有钱”——独董薪酬不平衡的现实



风险与利益匹配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上市公司董事会的确不是一个讲奉献的地方。大多数人认为,独立董事在自己本职工作之余还能兼职好几家公司,开开会就能收入百万了,但现实真的如此?有两个方面的基本判断:第一是薪酬在行业之间的不平均,这一点和现实中的行业薪酬差距很相似,在独董薪酬排行里面,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上市公司的独董薪酬是最高的,平均薪酬达到23.8万元, 其中民生银行的独董收入是最高的,几乎都接近百万。而其他行业最高的也就20万左右,比如深市创业板800多家上市公司最高薪酬的独董只有20万元,这是一个不平衡。



第二是独董薪酬的总体低迷,平均薪酬长期处于较低的状态,根据笔者对深市上市公司独董薪酬的统计,过去的四年时间,平安银行的独董薪酬是深市最高的,约为40万,而三个板块的平均薪酬都稳定在6-7万元之间。按照现在每家上市公司一年平均开10次董事会来计算,每一次开会的津贴约为6000-7000元,如果按照每人平均兼职2-3家上市公司计算,每年约新增收入12-15万万元。回顾一下2008年,深市主板共有1663位独立董事,独董平均薪酬为4.7万元,十年时间基本上跑输了通胀的上涨不说,与各行业的薪酬上涨幅度明显不匹配。从这一点上,独董的吸引力明显不足。



综上,如果只看公告发放的薪酬,对绝大部分独董而言实在称不上是一个“有钱”的职位,当然这必须要跟担任独董的主要人群和收入水平来进行匹配,此外还必须要和他们付出的时间、精力以及可能承担的声誉成本进行匹配,这就留给各位自己去判断了。



二、“有权”——论花瓶的自我修养



我们一开始设立独董制度,就希望发挥独董的监督功能,赋予他们一定的权利,从而维护更广大中小股东和其他主体的利益。我们先来看一下现在赋予独董的权力都有哪些,按照相关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现在独董的权力包括了:


1、对重大关联交易的事先认可权

2、对重大事项发表独立意见权(合计13项大事)

3、提议权(临时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计师事务所的聘任)

4、知情权

5、征集投票权

6、独立聘请外部审计机构和咨询机构权


如果从上述规定的角度看,独董应该说非常“有权”,但是事实执行情况呢?我认为在实际执行中,可能还是有很多问题。直观来看就是独董提出不同意见的次数太少,以深交所近几年独董的履职情况的统计为例,2012-2015年四年时间,独董总共提出了合计32次的弃权和反对票,如果按照一年平均开十次董事会的次数作为基数计算,粗略估算大约召开每一千次董事会会出现一次不同的声音,到了2016年由于大量的公司控制权争夺事件,单单2016年弃权反对的票就达到了62次。


从某种程度上说,赋权予独董已经解决了能不能用的问题了,但还是面临着敢不敢用、会不会用的问题:一方面是敢不敢用,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经提过,由于中国公司治理的“底线思维”,独董的作用时常不被重视,而更为关键的原因我觉得还是独董的来源和选聘机制上,绝大多数的独董来自于大股东和董事会的提名,来源当然也就是实控人或者管理层的好友了,提出不同的意见往往就面临着占到大股东的对立面,自然可能就丧失了继续任职的可能,这就是敢不敢用的现实;


而“会不会用”的问题,某种程度上跟独董的专业资质相关联,尽管独董大多是专业人士,但仍然有大量的独董可能对资本市场、公司财务等问题相对陌生,往往无法发表专业意见。当然,我一直也认为,或许大量的反对意见是在会议召开前就事先进行沟通,避免了会上公开对抗的尴尬,去年上海某化工类国企的一位独董不到一年时间提出了41次的反对,也是够“耿直”了。


当然,我们也会发现很多独董发挥自己的能量不是在董事会当中使用职权,而是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去发声,按照我前述提及的法定独董权利来看,独董在董事会之外发声,如果构成对公司股价的影响或者说公司声誉的影响,很可能构成对公司忠实勤勉义务的违反。



三、“有闲”——独董兼职多少算合理?



独董应当“有闲”这一想法实际上对应着两个问题,独董该兼职多少家?独董该为所任职企业做多少事?再说一下独立董事的来源和背景,独董在中国(日本的情况是一样的)主要来源是高校学者和中介机构人员(约占60%),此外其他公司的高管占20%,应当说都是非常忙碌的群体。


目前,按照规定独董最多可以兼职5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包括境外),但是对其他的公司高管职务的兼任是没有明确限制,直观上性价比而言当然是兼职越多越好了。而我们对比一下美国,美国市场并没有法定的独董兼职限制的要求,但是约85%的公司会在章程上限制独董的最多兼职家数,通常是限制兼职4-6家公司,当然也有15%的公司是没有限制的。如果从个人收入的角度而言,当然希望多兼职几家,但是从兼顾精力的角度,独董未必“有闲”顾及。我做了一个非常简单的计算,作为独董是不在公司管理层任职的,所以肯定是兼职,按照现行规定,每个独董每年需要在任职的上市公司现场工作十天,假如一位独董兼职满五家公司,那么意味着尽责的履职需要有50天为这五家公司服务,按照一年约220多个工作日来计算,有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做兼职,试问这样的节奏下是选择减少兼职呢还是选择减少履职的勤勉呢?显然,我们可能需要刘老师提到的培养一批“职业独董”的倡议,可是职业如果仅靠做独董,面对相对较高的履职风险和不太匹配的收入,又有多少人敢做呢?



四、“有家”——独董公会能发挥多少功能



刘教授很早就提出来,独董们应该有个家,应该成立一个独董公会,进行自律管理维护自身的权益。实际上目前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下已经设立了独立董事委员会,多多少少就是独董们现在的“家”,抛开这一官方机构不说,我认为即使成立一个“独董公会”在目前环境下也是难以实现预想的自律管理、为独董群体发声的作用的。第一,在集体行动的困境下,尽管个别独董可能有很强的社会影响力,但大多数独董来自不同阶层且不同公司的也处于不同的环境,独董难以形成合力;第二,由于各为其主,大家的利益取向难以一致,尽管人格上是独立的,但是在行事之时更多考虑的是提名人(大股东)的利益,很难做到统一行动;第三,作为独董群体,话语权还是太弱了,对于立法或者规则改变的能力太弱。我觉得这个机构最好能担负起独董的培训、评估和推荐的作用,以专业性逐步取得话语权。



五、几点建议


根据我的观察,我觉得当前的独董制度面临着几对典型的矛盾:较低的综合收益和较高的职责之间的矛盾;较低的话语权和较高的社会期望之间的矛盾;较低的参与性与较高的专业素养要求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的解决是一个综合的系统的工程,当然我也坚信存在就是合理的,而且长时间的路径依赖,相对稳定的生态已经形成,只能依靠修正而不是休克去改变。我在此提出四个方面的建议,也算是对“四有”独董的一个补充:


第一是推行强制的董事责任保险,为低薪酬的独立董事履职提供一个相对宽厚的安全垫,不至于畏首畏尾甚至“血本无归”,让积极履职、敢于履职成为常态。


第二是进一步研究违反独董忠实勤勉义务的法律责任认定,在对公司进行违规处罚时,细化独董责任的认定和减免责事由。尽管独董某种程度上挨罚确与部分独董的尸位素餐密不可分,但很多时候涉及到关联交易、大股东侵占亦或是隐蔽的财务操纵很可能对独董来说存在发现和判断的困难,可以考虑在独立审计、定期报告出具、关联交易过程等方面设定特有程序,给独董以程序合法来弥补实体上条件的不足,以缓解他们履职的风险。


第三是进一步提升独董的专业性,尤其是对公司治理和资本市场监管方面的专业知识,美国具有独董的特有文化,标普500的上市公司董事会中85%席位都是独立董事,但是我们时常是为了占据一个董事席位给某人贴上独董的标签,我认为在这一方面我们可以设定更多的底线,逐步培育起独董群体的专业性。


第四是建立独董专家库,这与第三点紧密相连,我认为应该利用现有的上市公司独董履职和背景的数据构建专家库,既包括现任的或者已经卸任的独董,也包括已经参加了培训拿到资格的独董,按照地区、专业、行业等等不同的背景进行划分,给予一定的履职评价和任职评估,让上市公司可以进行一定的选择和匹配,让独董群体的形成和选择更具有科学性和专业性。

实现“四有”独董之路,任重且道远。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