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新发审委有什么新玩法?《新发审委办法》征求意见稿的三大看点



以笔者涉足投行媒(ba)体(gua)不算长的经验,跟证监会相关的新闻,舆论关注度最高的有两种:一种是与会里领导讲话有关的,大报小报全报道;另一种是与发审委有关的,男女老少都有话。当然,这仅是从传播度的角度讲。从专业的角度讲,发审委也确实是重任在身,不仅企业“鲤鱼跳龙门”的IPO必须要过这个关,成为上市公司之后,不论是增发新股、优先股还是可转债,还要再来走一遭。也正是如此,发审委制度的稍许改变,也都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与以往“逢假期留作业”的传统相同,在9月30日晚上,证监会网站发布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办法》(“《新发审委办法》”)征求意见稿。虽然只是征求意见稿,但这个时点的敏感之处在于,第17届发审委的任期在9月底刚届满,发审委的换届工作正准备开始。按照这个推测,《新发审委办法》征求意见稿应该也会很快通过,并且按照以往惯例,最终稿可能除在个别条款上稍做调整,主要框架基本已定。可以比较确定地说,这基本就是新一届发审委的运行规则了。


抛开一些细小的改动或措辞调整,笔者总结了《新发审委办法》的三个主要看点,分别是:(1)委员精简专职化与证监会管理空间灵活化;(2)抛弃特殊程序,非公开发行审核公开化;(3)审核实践中的成熟做法制度化。笔者将在以下对于三个主要看点一一道来。



看点1:委员精简专职化与证监会管理空间灵活化


提到发审委,第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就是委员人数。如果把发审委制度拉到足够长的时间来看,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委员人数是先扩大后精简的趋势:最早的2006年版本《发审委办法》中,委员人数只有25名;延续到2009年创业板设立,增加了一个35名的创业板发审委,这个“双轨制”的60人发审委一直运行了8年,直到2017年两个发审委合并,人数达到了66名;《新发审委办法》则把人数精简到35人,一夜回到10年前。发审委人数的大幅精简,笔者认为主要是两方面考虑:


(1)IPO“堰塞湖”问题基本解决,所需审核资源也相应减少。根据证监会发行部公布的正常审核状态企业,截止到2017年9月27日,主板、中小板与创业板未上会企业加起来只有236家,将这一数字与第17届发审委上任时的600多家相比,这一届发审委堪称史上效率最高的发审委。


(2)66人的大发审委制度下,委员工作量差异巨大,规模精简后便于均衡工作量。第17届委员中,既有审核了217个项目的“超级委员”郭旭东主任,也出现了一些兼职委员审核企业数为0的情况。这一方面与兼职委员往往在本职单位承担着繁重的管理或行政职责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发审委人数众多,调配工作量难度较大有关。


《新发审委办法》中与委员相关的另一看点是委员的专职化趋势加强。无论是2006年、2009年还是2017年的《发审委办法》,都有“部分委员可以为专职”的明确规定,但《新发审委办法》却将该条删除了。这里很容易引起读者猜测,既然删除了关于专职的规定,那么是不是下一届就都是兼职委员了呢?笔者认为很可能是恰好与这种猜测相反的,有两方面的依据:一方面是与现有发审委的组成和运行机制差异过大,第十七届66名委员中有45名专职委员,比例高达68%,而在此之前的发审委中的专职委员也基本占绝大多数,另外,第十七届委员中,专职委员占据了审核主力中的大多数,除了审核数超高的郭旭东主任外,审核数第二高的80个项目的龚俊委员,也是来自于福建证监局的专职委员;另一方面,在证监会关于《新发审委办法》的起草说明中,专门提及该处修订的背景包括“兼职委员难以保证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参与审核工作”。笔者认为,虽然《新发审委办法》征求意见稿中没明说,但委员的专职化趋势逐渐加强,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与此同时,《新发审委办法》给予了证监会在发审委运行管理方面更多的灵活空间,这一变化在多处修订中均有体现,包括:(1)第六条中,证监会可以视情况对委员人数进行适当调整;(2)第十条中,委员在任期内被解聘的,证监会可以增补新委员。



看点2:抛弃特殊程序,非公开审核公开化


对于上市公司增发新股而言,无论是主板和中小板,还是创业板,在发行条件上都给予了一定程度的宽松对待。到了证监会的审核程序上,自从2006年版的《发审委办法》就为非公开发行设置了特别程序,“特殊性”主要体现在两点:(1)普通程序要求5/7通过,特殊程序只要求3/5通过;(2)审核过程和结果均不公开。


《新发审委办法》对此做了颠覆性的改动,除了仍然是3/5通过规则外,其他公开性方面的要求,与普通程序拉平。对于这一变化,笔者持赞许的态度。非公开发行的审核流程与信息不公开,这一做法已经广受诟病。非公开发行确实存在特殊性,但这种“非公开”应当只是发行对象数量的限制,而不应当是信息披露的“非公开”。在行政许可公开化、透明化的趋势下,对于非公开发行设置特殊程序,过程和结果都不公开,这种做法显得日益格格不入,不利于公众获取信息和监督审核;并且,将非公开发行的审核程序公开化,所增加的行政成本几乎为零。



看点3:审核实践中的成熟做法制度化


在这一点,主要有两处修订体现,分别是委员参加初审会和发审会的临时取消制度。这两项制度,在发审委的运作实践中,都已经是较为成熟的做法。


对于初审会的主要作用,证监会已经有明确的定性:“由审核人员汇报发行人的基本情况、初步审核中发现的主要问题及反馈意见回复情况。初审会由综合处组织,发行监管部相关负责人、相关监管处室负责人、审核人员以及发审委委员(按小组)参加”。在实际运行中,从开会初审会到发审会的时间往往很短,一般只有1-2周,而让工作本已很繁重的委员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独立了解项目的情况,工作量相当之大,并且会造成大量的重复劳动。而发行部的预审员,作为项目审核的第一关,在审核中经过一轮甚至多轮反馈后,对发行人的情况了解地最为全面、细致。通过初审会,发审委委员能够从审核人员处正式了解和沟通项目情况,这可以有效地减少审核人员与委员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也减少重复劳动。


本次新增加的发审会临时取消制度,更像是对于已有的暂缓表决制度的补充。在现在的制度下,发审会一旦排上日程,按下暂停键的方式一直只有在会上暂缓表决。但是,审核实践中也确实存在一种情况,就是在发行部在排定发审委会议后、正式开会之前,已经发现待上会企业存在需要进一步核实的问题,如果发审会照旧的话,就会出现两种结局:要么有委员在开会前以书面形式提出暂缓表决,然后委员们在开会时同样按照5/7的规则表决,而这无可避免会造成时间和审核资源的浪费;要么就是另一种结局,没有委员提议暂缓,这种结局就有可能因为问题尚未查清而造成“误杀”。于是就出现了一种变通的做法,在第17届发审委的履职期间,读者们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若干次发审委会议临时取消。在《新发审委办法》中,对这一做法进行制度化,对暂缓表决制度形成了有效的补充,也就是开会时暂缓表决由委员提,临时取消发审会由发行部提前决定并公告。



结语:


自第17届发审委上任,至2018年9月27日,一共审核了454个项目,在本届发审会履职届满之时,笔者也希望借此文章,对发审委委员的辛劳工作致以敬意。发审委制度的调整与完善,能够使审核制度适应资本市场的新形势与需求,也是市场与监管之间能够实现良性互动的体现。笔者期待《新发审委办法》正式公布后,能够见到更加高效、有活力的审核。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