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汇川技术:高管套现超3亿,这家出自华为的巨头何去何从?--财经锐眼



导读:2001年,任正非发表了华为历史上的著名文章《华为的冬天》,正是同一年冬天,华为将子公司华为电气100%股权以7.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世界500强企业艾默生。


华为断臂求生,公司最终度过资本寒冬,同时为中国工控产业酝酿了一个春天。此后数年间,一批来自华为的艾默生员工相继离职创业,这其中就包括汇川技术董事长朱兴明。




一、汇川技术前世今生


2003年,朱兴明离开艾默生,创办了汇川技术。和他一起“打天下”的团队成员,基本都是曾在华为电气共事的伙伴。汇川技术的19位发起股东中,有16人具有华为的工作经历


汇川技术的高管团队和核心骨干,包括董事长朱兴明、副董事长姜勇、研发部总监李俊田、董秘宋君恩、供应链管理部总监杨春禄、工业机器人事业部总监刘宇川、研发部总工程师柏子平、监事张卫江等,都曾是华为电气的员工。




汇川技术部分高管履历


兼具华为的狼性基因和艾默生的国际视野,汇川技术天生具备敏感的商业嗅觉,公司以变频器起家,后扩展到电梯领域,近年来又进军新能源汽车市场,成为国内工业自动化控制领域的龙头企业。


创业维艰,汇川技术也曾遭遇生死危局。在大多数同类企业投身国际大公司怀抱时,汇川技术选择坚持独立性。度过最初的生死存亡期后,汇川技术在2007年销售收入突破1亿元,利润超过3000万元,开始正式谋求上市。


历经三年努力,2010年9月28日,汇川技术登陆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发行股票2700万股,募资金额合计19.41亿元,公司市值约120亿元。因股票市值长期居于创业板前列,汇川技术跻身创业板“新贵”。



二、业务跨界转型升级


汇川技术非常善于借力发展,2003年,与国内知名电梯生产厂商江南嘉捷联手,双方合资成立了电梯品牌默纳克。2007年,汇川技术买下江南嘉捷所持的60%股份,将默纳克完全据为己有。


截至2016年5月,默纳克一体化控制器全球累计应用已超100万台,在国内电梯市场占有率超过30%。


2008年,汇川技术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电动控制器市场。跨界之初,汇川技术就与江淮汽车和众泰汽车成为合作伙伴,后期还与全球最大客车厂商宇通汽车建立了合作关系。2015年,汇川技术汽车电子事业部全年销售额突破8亿元


今年是汇川技术成立15周年,董事长朱兴明表示,下一个15年,汇川技术要打一场“新能源汽车之王”和“智能制造之王”的“双王之战”,对新能源汽车业务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近年来,汇川技术相继并购上海莱恩、宁波伊士通等公司,同时设立了南京汇川工业视觉、上海默贝特、苏州汇川,还控股了江苏经纬,业务领域不断外延,行业话语权与日俱增


目前,无论是低压变频器领域,还是作为伺服系统或电梯一体化控制器供应商,甚至新能源汽车电机控制器领域,汇川技术都是首屈一指的行业龙头。



三、新能源业务受冲击


业务扩张的同时,汇川技术业绩节节攀升,2008年至2017年的10年期间,汇川技术营业收入从1.94亿元提升至47.77亿元,年均复合增速达到37.8%,净利润复合增速也达到36.2%,同时产品毛利率长期维持在45%-55%水平。


汇川技术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7.77亿元,同比增长30.53%;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亿元,同比增长13.76%。


乍看之下,汇川技术业绩似乎不错。但分析发现,汇川技术上市后业绩增速开始放缓,2010年至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为32.54%,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28.17%。


并且,汇川技术未来业绩还面临一颗更大的雷,即公司营业收入与政府补贴之间存在重大关联。汇川技术解释称,新能源汽车在未来几年内要依靠政府补贴与路权政策来驱动市场需求,所以补贴与路权政策的变化对其影响很大。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汇川技术2017年一季报显示,由于受到新能源行业补贴政策影响,新能源汽车业务实现销售收入0.44亿元,同比下降38.35%。经过半年的时间调整,汇川技术的新能源客车产销情况并未改观。


补贴政策变更对汇川技术业绩的影响仍将持续。2018年3月14日,汇川技术发布政府补贴相关公告,称其控股子公司自2018年1月1日至2月28日累计获得各项政府补助资金共计3677万余元,对2018年净利润影响的金额为3168万余元







四、公司高管集体减持


出身华为的汇川技术非常重视股权激励,上市至今已经实施了三期股权激励:2013年公司对227名员工授予1252万份股票期权;2015年公司对172名员工授予454万股股票;2016年公司对652名员工授予5682万股股票,实现骨干员工全员持股


但是,在汇川技术注重财富分享的同时,一批公司高管却反其道而行之,集体减持公司股票。Wind数据显示,从2017年8月至今,汇川技术9位高管先后减持公司股份,累计套现3.01亿元



2017年7月至今的减持公告


2017年8月,时任公司副总裁的邵海波、唐柱学以及姜勇三人纷纷计划减持公司股份,并分别于同年8月30日、9月6日以及11月16日完成减持计划。


最终数据显示,邵海波减持17.44万股,套现457.80万元;唐柱学减持140.5万股,套现3627.29万元;姜勇减持599.46万股,套现1.63亿元。其中,唐柱学以及姜勇已于2017年11月15日离职,“清仓离场”意图明显


2017年12月份,汇川技术副总裁杨春禄和财务总监刘迎新分别减持100万股和150万股,分别套现2554万元和3831万元。


2018年1月,汇川技术监事刘国伟预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500万股,虽然在计划期内其并未减持,却对外释放了重要信号,让汇川技术多位高管争先恐后打出“减持牌”。


1月31日,郝海波再次抛出减持计划,预计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者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2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0.015%。


4月28日,汇川技术2位副总裁姚兵、易高翔同时打出“减持牌”,姚兵和易高翔分别持有汇川技术35万股和46万股,此次计划分别减持股份不超过8.75万股和11.5万股。


8月31日,汇川技术副总裁李瑞琳,计划在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75万股。


此外,2018年1月至3月期间,汇川技术副总裁李俊田、高管邓珂慧、证券事务代表吴妮妮累计减持公司股票90.85万股,套现2284.3万元。


一系列的减持公告,简直令人眼花缭乱,也向资本市场不断释放悲观情绪。尽管汇川技术解释称,高管减持系个人需求,不代表对公司业务发展的看法,但公司股价却几经震荡。


2018年以来,汇川技术股价最高点为36.19元,最低点为23.86元,公司市值也从500亿元之上下滑至440亿元,数月之间市值蒸发60亿元







五、结语


除公司高管集体减持外,汇川技术终止发行股份收购子公司一事,也让外界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大打“折扣”


6月27日,汇川技术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汇川控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川控制”)49%的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汇川控制主营工业自动化软件、工业控制设备的开发与销售,汇川技术持有其51%的股权。今年上半年,汇川控制实现净利润2739.97万元,业绩表现可圈可点


但是,8月22日汇川技术公告宣布,终止本次交易。虽然公司表示终止交易是审慎考虑的结果,但此次交易前后耗时不过2个月,结果变化如此之大,让投资者感觉公司决定过于“草率”。


从变频器到新能源汽车,汇川技术一路走来可谓“风生水起”,但最近的高管减持及并购失利,让投资者连续收到打击。如何重拾投资者信心,也许才是汇川技术当前面临的最大难题。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