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CRS应对分哪三个层次?


CRS的规则比较繁杂,大多数人是看不懂的,即便看懂作用也不大,因为那些技术细节规则是给金融机构做尽职调查用的,对最终解决税务风险作用不大。对非金融机构人士来说,更有效率的做法是,先结合自身情况了解应对CRS的合规性调查有哪些大方向,每个方向的特点、优势、不足是什么,再把与你有关的CRS规则放在恰当的场景中去考虑为了大家方便理解,古老师把CRS合规策略分为三个大的方向,即三个不同层次,供大家参考。


在介绍三个层次的应对策略之前,先来看一下CRS与税务领域的关系,以便更准确把握应对策略划分制定的依据。谈到CRS与税务的关系,首先应有这样一个主要判断,即CRS不是征税标准,只是规定信息的交换标准。CRS把符合交换标准的金融账户信息,在参与国和地区之间进行交换,是否征税要根据被交换对象所在国和地区的税收法律确定。也就是说,CRS在前端所交换的信息(账户名称、收入、余额、国籍、税收居民身份、账户类型等信息)是由后端的税收架构决定的,仅靠在技术细节上应对CRS尽职调查,最多只能起到延缓补缴税款的时间,无法从根本上起到应对效果。


根据以上分析,CRS的合规策略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一、低层级合规策略,即仅从合规技术细节的角度出发应对。

有的机构建议高净值人士,把金融资产转移到未与中国大陆签订CRS的美国、中国台湾等地;在境外购买房地产;购买艺术品;买护照等,都属于此类策略。这一层级的应对策略,相当于用另一个未知风险来置换现有风险,未来结果难以预料,未必更好。


举例来说,不动产的信息交换目前在欧洲已经启动,将来全部纳入CRS交换范围只是时间问题;大部分保险产品期限较长,流动性不好;市场上能够买到的古董字画等艺术品大部分是假的;买护照未来更麻烦,我国《国籍法》不承认双重国籍,中国人取得他国护照即自动失去中国户籍。这些应对办法未来风险都非常大。


二、中等层级合规策略,即部分结合外汇、税收文件制定应对策略。

这一类比较典型的应对策略是对纳税人的税收居民身份进行规划,例如选择一个低税率地区的税收居民身份,利用中国境内外的居住时间进行税收筹划。这种筹划方法不仅忽视了居住属性,而且也不能从源头上做到合规。如果要避免在任意12个月在一个地方居住超过183天,至少需要在两个以上的地方轮流居住,很多低税率国家或地区都是面积狭小的城市或岛国,这些地方不仅居住成本高昂,也很难保证居住的舒适性,每年要在这些陌生的地方居住半年以上,几乎形同流放。由此看来,这个办法实施起来有较大的实际困难。


如果以上通过不断改变居住地来规划税收居民身份的困难可以克服,那么下一个问题则难以避免,仍然有很大可能被CRS交换信息。看下面的例子:


王老板是国内做转口贸易的企业家,在内地设有工厂,贸易模式是通过香港等低税率地区进行转口贸易销往美国市场,回款和利润留在海外账户,该模式存在很高的税务风险。王老板为了更安全的配置资产,5年前已经投资移民香港,并放弃中国大陆户籍。

根据中等层次应对策略,有关机构给王老板的建议如下:常住香港,控制回大陆居住的时间,这样在税收居民身份上就是香港税收居民而不构成中国大陆税收居民。


该应对策略的依据是:(1)对香港公司来说,在当前的CRS信息交换规则下,香港公司是积极非金融账户,不需要穿透香港公司调查实际控制人;(2)对于BVI公司来说,尽管是一家控股的空壳公司,构成了消极非金融账户,根据CRS规则应穿透BVI公司金融账户,调查其实际控制人王老板的信息,再交换给香港税务局(因为王老板现在仅具有香港税收居民身份,并且规避了中国大陆税收居民身份)。由于香港对境外所得、资本利得不征税,即使把有关金融账户交换给香港税务当局,王老板也不存在税务风险。但是,这种仅规划税收居民身份的CRS应对策略真的就没有问题吗?


古老师认为以上中等层级的应对策略,也许能延缓被调查的时间,但是不能从根本上控制风险。理由是,尽管王老板现在已经离开中国大陆,成为香港税收居民,但是王老板在境外的初始开户信息仍然有可能使用的是中国大陆居民身份,并且CRS调查的追溯时间很可能会超过王老板的移民期。如果是这样的情况,王老板的海外贸易信息仍然会被交换回中国境内被有关部门掌握,并被追缴税款。


总的来说,做到中等层级的应对策略,对于资产规模不大的企业和个人来说已经不错了,但是对于体量较大的公司来说仍然是不够的,难以做到长治久安。

 

三、高层级应对策略,把企业跨境股权、经营和交易结构与个人身份信息合规结合考虑,而不是只片面考虑个人安排。

对于大多数跨境高净值人数来说,其资产配置往往是多样的,有金融资产、不动产、企业股权等,由于这些资产的固有属性,几乎不可能做到仅仅通过规划个人身份就能够应对多数资产的潜在风险。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在第二层次的应对案例中,其风险来源主要是王老板企业的经营模式带来的,不改变这种风险很高的跨境经营模式,其他任何办法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同时,应该考虑结合保险、信托等金融工具的优势,搭建合理的跨境经营结构。


要真正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靠跨境税务专业的知识,这也是目前很多CRS应对方案的缺陷所在。


附:香港法人居民身份判定流程图——摘自《企业跨境服务贸易税务指南》第7章,判断税收居民身份——以中国香港税收居民为例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