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中央商场:6天,这家公司股价腰斩!但马云“不背锅”--财经锐眼




马云“退休”,股市掀起“比惨大会”


这两天,马云一年后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的新闻刷爆网络,人们有佩服他激流勇退的,有叹息他太早退休的,有祝福他在慈善事业上做出更大贡献的。


马云的“退休”也震动了股市,上周五传出有关消息时,尽管阿里巴巴宣布回购60亿美元股票,仍无法阻止其股价盘后的下跌。


9月10日,港股市场中,阿里系股票也是应声下跌:阿里健康大跌5.73%,阿里影业下跌1.11%,阿里入股的高鑫零售下跌2.09%。


A股中,与阿里有合作的上市公司就跌的更惨了。青岛金王跌停,浙大网新大跌7.1%,四维图新大跌6.79%。

这一天俨然成了“阿里概念股”的比惨大会!


但这些公司与“阿里概念股”中央商场比起来,还是太幸福了,因为当天是中央商场的连续第五个跌停!



中央商场,祝义财的大手笔


其实中央商场的跌停与马云并无关系,但因为恰逢马云“退休”,因此被一些吃瓜媒体和群众误解。


事实上,与中央商场跌停真正有关系的企业家,不是马云,而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前江苏首富祝义财。



祝义财,1964年出生于安徽桐城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后考入合肥工业大学经管系,毕业后又被分配进了省交通厅属下的海运公司。


捧上“铁饭碗”的祝义财,在外人看来已经是“鲤鱼跳龙门”了,但他的志向显然更高。祝义财听说做水产生意很赚钱,于是扎进了水产行业,用200元积蓄作为本金,两年就赚了480万的人生第一桶金。


“脱贫致富”之后,祝义财有了更高的追求,他敏锐的发现,慢慢富裕的国人对肉食品的需求越来越大,于是成立了“雨润”这一后来享誉全国的肉制品品牌。


1996年,国企改制如火如荼,祝义财当时干了一件大事——以零对价的方式收购了国有企业南京罐头厂,这也是江苏省第一件“民企收购国企”案例。


作为“吃螃蟹”第一人,尝到并购甜头的祝义财一发不可收拾,他陆续收购了安徽阜阳肉联厂、四川内江肉联厂等30多家频临倒闭或倒闭的国有肉类企业,让雨润越做越大。





不仅仅是肉食,顺风顺水的祝义财,还慢慢将其商业版图更扩展到了农业、房地产、金融、旅游业等多个行业。


2004年,祝义财和雨润集团通过多达10轮的举牌,从南京国资委头上拿下对中央商场的控股权。


这家早在民国时期就创立、2000年在上交所上市的综合商场,成为了祝义财商业帝国扩张的标志性事件。


2005年10月,雨润成功登陆港交所,祝义财的身价一举跨过百亿大门槛,也一度成为江苏首富。



进军房地产,祝义财深陷债务危机


后来,由于房地产的火爆,祝义财把很多精力投向了房地产市场。


但2012年开始,受大面积开工建设影响,祝义财旗下各公司资金压力凸显,有一笔13亿的公司债无法解决。


在这种情况下,中央商场,这家祝义财控股的上市公司,就成了救命稻草。


祝义财采取先拉高中央商场股价,而后质押股权的方式,套取了大量资金,这种行为最终也把他“卷了进去”。


2015年3月23日,祝义财因涉嫌贪污案被检察机关执行监视居住。


祝义财被监视居住之后,华润深国投信托、平安银行青岛分行、工商银行安庆分行等多家金融机构为了规避风险,申请等将其股份冻结。


2016年5月19日,中央商场发布公告,祝义财持有中央商场的41.51%股份,以及他控制的江苏地华实业持有中央商场的14.5%的股份,悉数被法院冻结。





紧接着,2015年6月10日,祝义财辞去中央商场董事长职务。



业绩骤降,中央商场股价腰斩


失去董事长的中央商场与风雨飘摇的雨润集团还不一样,它在2016、2017年依旧实现了增长,其中2017年净利增长高达101%。


2017年,是新零售整合的大年,腾讯、阿里两大巨头纷纷砸下重金,在新零售业务上攻城略地。


2017年12月14日,中央商场与阿里旗下的银泰百货宣布达成合作,合资成立新零售发展公司。




乘着阿里的东风,中央商场外表着实风光了一把,但其核心财务指标之一的现金流却令人担忧。


截至2017年末,中央商场的经营性现金流为5.9亿,但其债务却高达157.8亿,而其资产总计为176.6亿。


如此算来,中央商场的负债率高达90%。


2018年8月29日,中央商场发布2018年半年报,财务数据很是不好:


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为41.2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10%;

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009.0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1.13%;

基本每股收益为0.061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1.09%。





净利润严重下滑,中央商场给出的理由是:公司新开百货门店受限于城市规模、人口和消费水平等因素的限制,培育期延长;在建的综合体项目受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控政策的影响,销售去化难度增加,资金回笼相对较慢,对公司资金安全产生一定影响;新业态罗森、乐友开店和业绩成长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风险。


以上理由,总结起来就三句话:大环境不太好、房地产调控受影响,新业务不确定。


而在核心财务数据负债上,2018年中报显示,中央商场仍背负着高达153.4亿元的债务。


经营情况不佳,负债又多,中央商场只能想办法变卖资产。2018年8月28日,公司发布《关于出售全资子公司股权的公告》,拟将徐州中央国际广场置业有限公司出售给徐州盛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不过这没能阻挡股价的下跌,9月4日开始,中央商场出现了连续6个跌停的惨烈下跌,从8.4元跌到4.2元,股价短时间出现腰斩!







机构亏惨,入市时间却很蹊跷


股价的惨跌也让重仓其中的中信证券、信托计划、基金等机构损失惨重。



(2018年二季度中央商场前十大流通股东)


为了稳定军心,9月11日晚,中央商场发布公告,计划以公司自有资金进行股份回购,回购金额最高不超过7000万元,回购价格不超过7元/股。


9月12日,中央商场在大跌5%开盘之后,下午出现了拉升走势,最终以-0.45%收盘,可算结束了噩梦般的连续跌停之旅。


值得玩味的是,在2018年一季度,中央商场还不是一只基金重仓股(当时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如下图所示),但在二季度,却涌入了大量基金,华夏基金、南方中证100ETF、广发基金、嘉实基金、天弘基金、鹏华基金等等,持有其股份的基金公司高达数十家。




(2018年一季度中央商场前十大流通股东)


由于机构的持股集中度提升,中央商场的股东户数从2018年3月底的5.15万户降至2018年6月底的4.27万户,降幅达17.04%。

而仅仅两个月之后,公司股价就发生了断崖式下跌。


这里面种种的种种,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呢?是这些机构真的看走眼了吗?作者不知道,你呢?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