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离开牛市,白马什么都不是--投行大师兄



托尔斯泰曾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这样的规律正在白马股上得到验证。最近,中兴通讯被美国制裁了,格力电器决定不分红了,京东方利润暴跌了六成,伊利股份陷入人事变动迷局……

就在去年,这些大白马们曾被当作女神一样受到亿万资金的热烈追捧,它们有个共同的名字叫“核心资产”。

如今,虽然这些白马不负众望,业绩一个比一个靓丽。然而,现实的股价却是一个比一个惨。

公司还是那个公司,逻辑还是那个逻辑,为什么股价却不再是那个股价了?



尽管看起来,很多事情都纯属意外——谁能想到美国会制裁中兴?谁能想到董大姐一分钱的红都不分?谁能想到关于伊利的董事长有那么多的幺蛾子?

但是,偶然性当中其实蕴藏着一定的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就是我经常讲的:事终究会有讲完的时候。

去年市场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供给侧改革”,一个是“A股国际化”。

先来说说供给侧改革。

过去一年,钢铁、煤炭等行业经历了一轮又一轮严酷的“去产能”后,没背景的小妖精都被孙悟空打死了,有背景的小妖精们获得了更多的市场。蛋糕就那么大,一些人退出,剩下的人自然就能获得更多的份额,赚钱也就不在话下了。

实际上,不仅仅是在周期性行业,在金融、互联网等行业,市场也都在自发地进行着“供给侧改革”。在金融严监管的背景下,大银行,大保险获得了更多的业务。在经济寒冬下,BATJ强者恒强,小的互联网公司生存艰难……

由此可见,市场“以大为美”的本质是: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利益格局的洗牌与重构。

再来说说“A股国际化”。

随着沪港通,深港通的开放,以及A股纳入MSCI的预期,使得A股与国际股市的联动性不断加强。市场认为,在海外投资者的参与下,A股中的估值洼地将被逐一填平。那些市值介于1000~5000亿的公司,由于估值低于美国同类型公司的平均水平,因而涨幅较大;而中小市值公司相对估值过高,遭遇持续抛售。所以,所谓的“A股国际化”,本质上还是股市中再常见不过的“均值回归”。

“核心资产”的故事,在今年1月份的那次18连阳中达到了高潮,又在随后的小股灾中,迅速幻灭。

那么,这个故事讲完了吗?

到了今年,供给侧改革仍在继续,但是力度上已经有所减弱。在最近的政治局会议上,对供给侧改革的描述是:“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化解过剩产能”,而不再是之前更加严厉的“行政手段”。在重要性上,供给侧改革也排到了“三大攻坚战”和“扩大内需”之后。

另外,从A股国际化的角度来看。A股的核心资产们因为去年涨的太多,甚至涨过了头,估值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另外一方面,让几千亿、上万亿市值的公司每年保持高速增长,也不大现实。

如今,ZF和市场关注的新故事是:新经济(尤其是核心技术)、扩大内需以及扩大开放(尤其是金融开放)

索罗斯曾说: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既然,核心资产的故事已经讲到众人皆知了,(信号是300亿的价值型基金一天之内被一抢而光),那么就是聪明的资金逐步退出的时候了。



在这里,我所说的“故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风口”。故事讲完,就是风停了。故事开讲,就是风起于萍末的时候。

当我说出“故事”“风口”这些词时,一定会遭到很多正统价值投资者的反对。因为他们信奉巴菲特的投资哲学,他们认为:投资不是讲故事、追风口,而是要赚企业成长的钱,也就是要挣α的钱。

但是,对于广大股民来说,像巴菲特一样挣α的钱谈何容易。大部分人既缺乏扎实的基本面研究技能,也不具备对宏观、行业和企业的深刻洞察能力,更没有像巴菲特那样长期持股的耐心。

其实,大部分的人都是趋势投资者。“顺势而为”是他们的人生信条——风来的时候站在风口上,风停的时候扭头而去。他们赚的主要是市场趋势性波动的钱,也就是β的钱。

相比而言,赚β的钱要比赚α的钱容易些而事实一再证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短时间内,β对收益的贡献要远超α。

就拿去年来说,很多人赚钱,并不是因为他精挑细选了某只股票,不是价值投资的成功,而是因为他踩上了“核心资产”的这个风口,本质上还是赚波动的钱。

如果这种趋势性波动是全市场的,那么就叫牛市。

在2015年牛市的时候,很多什么都不懂的大妈,闭着眼睛买股票都能翻倍,收益率甚至能超过专业的基金经理。但是牛市一过,瞬间亏得一塌糊涂。当时,有一篇很火的文章,题目叫《离开牛市你什么都不是》,是这么分析的:很多人在牛市中赚钱,并不是自己能力有多强,不过是因为运气好,赶上了好时机。一旦牛市过去,不但是普通人,就连很多投资高手,也很难赚钱。

而最顶级的趋势,叫做时代。

“周期天王”周金涛曾说过:一个人成功并不是他自己有多厉害,本质上都是康波给的机会。(详见《2018年会是万劫不复之年吗》)比如那些煤老板、矿老板们,也许文化和能力并不算出众,但很幸运地赚到了康波上升期的钱。

他甚至认为:巴菲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因为身处康波上升的大周期中,踏上了美国从生产型国家向消费型国家转型的超级风口上而已。

其实,当前最成功的企业家们,无一不是坐上了时代的风口。许家印赶上了房地产的超级风口,马云和马化腾踩上了互联网的超级风口。我想,同时代的人当中,一定有比许家印、马云、马化腾更优秀的人,但是因为没有选对风口,人生的财富回报率并不显著。

可以这么说,在战略上,在选择风口这件事上勤奋一点,远远要比战术上的瞎折腾要重要1万倍。



那么,是不是说,我们只要做好β,根本不要花时间去关心α呢?

这种想法显然是错误,而且也是危险的。

完全忽略α,一心追求β,很容易变成急功近利的投机者。即使赶上了风口,也有可能因为缺乏耐心,而错失机会。或者,因为选错标的,不小心踩雷,而深陷万劫不复之地。

很多股票,虽然表面上属于“白马”题材,但由于经营状况不佳,不仅涨幅落后的是它们;等到风口过去,跌得最快的也是它们。

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曾说:股价短期之内是投票机,长期来看是称重机。纵观历史上的大牛股,股价的涨幅无一不是跟业绩的增幅息息相关。

再举个更容易懂的例子:无论房地产的风口也好,互联网的风口也罢,很多人其实都发现了并且参与了,但大部分都成为了时代的炮灰,有的人甚至家破人亡。许家印,马云,马化腾们之所以能脱颖而出,与他们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虽然说,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但如果真是一头毫无实力的笨猪,即使被风吹成了天蓬大元帅,等到风停了,还是会重新摔成猪头。

所以,长期来看,选择了一个超级风口后,α对投资收益率的作用就是至关重要的。


最  后


白马们为何暴跌?

道理很简单,离开了A50的牛市,白马什么都不是。

一个人的命运也是这样,自我奋斗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