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价值投资VS趋势投资,谁会胜?--唐书房


释老毛

时间紧急,不多说了。 老毛观点:中国的明斯基时刻未来不可避免; 大隐观点:中国的明斯基时刻已经到来; 价投观点:中国的明斯基时刻永远不会到来,或者即便到来也可通过选股逃出生天; 问题是,你信谁?



黄建平

代表价投回应一下,严格说,不管是什么司机时刻,都无法预测是否到来,什么时候到来以及何种方式到来,我们所能做的是看清公司,评估价值,以合适价格买入。


我不会因为可能来了一个司机时刻,把我公司股权卖掉,等司机走后再买回来。老毛已经正式承认自己不是价值投资了。 


释老毛

什么是接地气的价值投资?时间紧急,不多说了,回应一下老黄的批评:


1)我啥时候说过我是纯价投啊?我一直说的是半个价投,买入端看安全边际。我要是纯价投,没准一直被套牢或坐电梯呢;

2)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中国发展模式下,99%的行业和公司依赖于宏观经济周期,你可以说通过自下而上选股满仓穿越牛熊,但斌也说过类似的话,结果跑得比谁都快,还自夸成长了;

3)满仓死多未必是真价投,空仓风控也未必不是价投。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是一种严肃的投资态度,雪球上一直空仓看空踏空的高手不少吧,塞斯卡拉曼永不满仓,这哥们儿早满把现金,已经踏空半个美股牛市了,他不算价投嚒?

4)美国是个成熟的市场经济和宪政国家,巴菲特的人生又赶上一个美股长期慢牛,他自己都说中了卵巢彩票,所以复制巴菲特也不能教条主义,要接地气,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委内瑞拉为什么复制不了巴菲特?1949年民营企业家们满怀信心建设新中国,比股民热情高吧,结果等着他们的是三反五反和冰冷的黄浦江水;

5)宏观经济很复杂,具体事件无法预测,但大方向大趋势反而简单清晰:任何经济体都遵循的规律,凡是亲市场化的时候,就兴旺,凡是反市场化的时候,就衰落。这对一个政经不分的转型期大国,尤其灵验,所以1979、1992、2000年时基本面再困难也要大胆做多中国,因为方向对头其他弊端统统退居次要矛盾,现在嚒,虽然中国比以前富了,呵呵;


6)至于投资完全不预测,是老巴自谦和矫情,我们则是东施效颦。这不科学,不符合心理学规律,人类任何行为都是建立在预测和假设之上的。价投也预测,预测基本面不是预测?预测公司下一年业绩不是预测?只要预测,都有不确定性,预测市场变化和预测公司业绩,都是靠蒙,马尔基尔在《漫步华尔街》其实都批评过,不是不预测,而是对预测的态度,预测的关键是概率。

@唐朝 你说是不?



唐朝


时间紧急,不多说了。既然艾特我,就回复一下:

1)没错,老毛确实没说过他纯夹头,且纯夹头坐电梯的确是家常便饭;


2)99%数字是乱说,宏观是个外延不确定的定义,乱说乱有理;


3)夹头不存在空仓,只存在按照估值(或曰预期回报)将资金配置在各种资产上,现金及其等价物是其中一种;


4)复制巴菲特(或其他偶像)必须教条,要照猫画虎、一板一眼认真学习。成了大师以后再考虑创新和改造;


5)预测,人人都做。过马路也赌不会被车撞,睡觉赌楼不跪跪,核心是变量的多少。宏观经济变量太多,每个变化预测准确性就算有90%,10个变量集合起来,准确度不到35%。5个诺奖大师可以提供8种宏观走势预测,且每种都有300页数据和模型论证,老唐数了数自己的智商点数,还是省点时间看美剧算了。



释老毛

回复@唐朝: 【单一策略vs.多策略系统】时间紧急,不多说了,回应一下老唐:@草帽路飞 作了量化搬砖的实证比较,我也先举个实证例子,这些操作都是雪球上公开披露过的,可追踪和验证,让我们看看这轮牛熊转化的投资绩效,单一策略和多策略哪个更有效:

A账户,Buy & Hold策略:中国平安,2014年初最低36元,到现在33元(除权),一年半增值94%,大概翻了一倍,跑赢上证指数60%的回报;

B账户,多策略系统:14年初的冷门股建发股份5元多,这是格雷厄姆式的捡烟头,到15年4月15元失去安全边际清掉,换成三全食品,三全当时也不便宜,只是在消费股里相对低估,而且前期严重滞涨,但因为正好赶上博士提出互联网+口号,风口之猪,两个月后翻一倍,5.29日复牌后清仓换别墅,这条线是一年增值6倍。即便是三全食品6.25日跌破50日线趋势已经明确发出卖出信号,此时清仓依然能保存5倍多的利润。也就是即便投100万,一年后变成了500多万,所以我说别墅是股市白送的,此言不虚!
这部分仓位,至少运用了格氏投资、题材投资、趋势投资(主要是退出和风控),实际回报是Buy & Hold单一策略的3倍,注意,绩效不是提升30%,而是300%。

实践最有说服力!
1)我是个人投资者,投资就是为了赚钱,不是为了坚持某种理论体系的纯洁性,关注的是实效性(effective),而不是正当性(right),因此我是杂食动物,五谷杂粮什么有效,如果我信奉价值投资,是因为实践证明价值投资有效而不是因为它正确。毛主席为什么龙日天?因为他能把抽象的理论教条与具体的中国本土特色相结合,而不像王明等海归派那么坚持理论的纯洁性。

2)99%是泛指,中国这种投资拉动的模式之下,绝大多数行业与宏观经济周期相关,这个是不争的事实,也就医药、娱乐几个行业除外。

3)夹头不存在空仓,这个说法是文字游戏,你把现金定义为一种资产,就叫资产配置;把现金定义为非资产,就叫空仓,对于股民来说往往不持有权益类资产就叫空仓状态。

4)复制巴菲特(或其他偶像)必须教条,成了大师以后再考虑创新和改造,老唐你这是盲从权威,把真理的发现权垄断在大V大师手里,剥夺了人们的思想自由和怀疑自由。如果按照这个观点,巴菲特永远成不了巴菲特,他还没有成为大师的时候就反思和修正了师傅格雷厄姆的正统价投理论,称之为从猿到人的飞跃,我们现在学习的主流价投理论实际上就是巴菲特离经叛道的产物。至于芒格,从小屌丝时起从根上就不尿格老那一套,认为纯扯淡,并且成功的拉出巴菲特高举修正主义旗帜分裂了价投阵营。照你的观点,巴菲特、芒格自己没成大师之前就没资格反思和修正大师的理论?我叶良辰偏偏不服!

5)预测是人类的一种,存在方式,任何世界观都是建立在特定假设和预测之上的,不否认了吧。宏观经济不能预测是因为变量太多,这个我承认,我更认为公司的未来实际上变量也很多,几乎没有人能预测出一家公司5年后的业务和利润状况,王石对万科、马化腾对腾讯都发生过误判,所谓砖家学者行业领袖的观点,几年后回头看往往打脸。所以我说预测的关键是概率问题。

但是否就应当陷入神秘主义的泥潭,完全靠蒙呢?也不是,变量多反而需要一种化繁为简的洞察力,革命战争期间毛主席为什么成为公认的领袖?因为在全党同志迷茫的生死关头,只有他站得高,看得远,为全党指明了方向,带领全党走出了迷茫,而且事后证明他的少数意见往往是正确的,都服了。为什么毛是一个预言家,因为他实事求是,不迷信权威,不唯书,只唯实,善于从纷繁复杂的多个变量中抓住主要矛盾,这是一种最牛逼的能力。



唐朝

做个纯夹头,还是在夹头的基础上兼顾趋势?

老毛,不想演化成为辩论而辩论,我另起一帖谈谈分歧算了,我猜我俩恐怕都属于只能被自己说服的人。
我俩的核心分歧就两点:
1)究竟纯粹依据估值而动,还是在估值的基础上适当考虑技术趋势?
2)究竟是纯粹研究企业个体,还是在企业个体的基础上考虑宏观经济?
这两点分歧背后隐藏着两个判断:
1)市场参与者的情绪波动(即趋势),是否可以被掌握?
2)宏观经济,是否可以作为投资依据?



对这两点,我的认识是:
1)市场参与者的情绪,只有在明显疯狂状态才可以掌握。这种疯狂状态,体现在对企业的极度高估或者极度低估。两者之间,它不能被掌握。既然极度疯狂状态,利用估值即可判断,而其他时候,我们不能判断,所以我就选择在此期间扮演一个安静的傻瓜。否则,热衷于技术趋势,时错时对,对时亢奋得意,错时深刻反省,周而复始,浪费青春。

2)所谓宏观经济,就是微观的集合。是在企业和家庭的财富创造活动上面,增加了财富重分配环节。预测宏观,相对于预测企业而言,其难度一定是几何倍数的。你认为自己可以具备“从纷繁复杂的多个变量中抓住主要矛盾”的能力,而我认为你我都没有。更坦白一点说,我怀疑这个世界真的有具备预测宏观经济变化能力的人。


以上就是我的观点。额外补充一个有趣的问题,关于你说的空仓和持有货币是偷换概念的问题。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认为,当我们将财富配置在现金上的时候,背后的逻辑是当前股权的预期回报率低于现金(或类现金资产)回报率。而当你说空仓的时候,背后藏着的含义,是认为明天的股价会比今天低。


释老毛

回复@郭小猎老道: 【澄清与答辩】时间紧急,不多说了。本质上谁也无法说服谁,但有些讨论的问题要澄清:

1)我从没说过宏观经济可以预测,老唐批判错靶子了,我承认宏观经济不可预测,而且微观企业实际上预测也很难。未来不可预测,我比纯夹头坚持得还要彻底。马化腾低价卖出过腾讯,我们外部股东凭什么比创始人还能看懂公司?所以,无论宏观微观,预测都是概率。

2)不可预测,不等于不预测。老唐完全按照估值配置资产,我不反对,但任何估值模式都是建立某种预测之上的,即假设过去与未来基本具有连续性和一致性。如果出现黑天鹅,那既有的估值模型就被打破了,出现价值崩溃。注意,不可预测与不预测,是两码事,跟帖中的很多高大上的批判是不经大脑的鹦鹉学舌。

3)以前我说过,还是忍不住再说,老唐你把技术分析和趋势投资搞混了,技术分析是热衷于预测,趋势投资的策略实际上是最反对预测市场的,做右侧,只追随,不预测,看看跟帖,大部分价投没搞懂甚至不屑于搞懂这一点就急于批判和嘲笑不同流派,实际上也是致命的自负。

4)我的投资系统在退出策略上就是融合了趋势投资,今年的实战效果我很满意,收益率远远超出持有不动的价投策略,我不迷信权威和理论,价投理论我不比任何人懂得少,但为什么我要搞修正主义?不是为创新而创新,因为实践告诉我要优化,我更相信实战业绩,而不是理论的纯洁性。

5)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投资系统,不能要求整齐划一,不能不允许质疑权威,不能不允许探索和优化,巴菲特的价投和格雷厄姆的价投也不同,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吧。


有一点我坚持,世界上有没有在纷繁复杂的事务中能抓住而且善于抓住主要矛盾的神人?有,毛主席就是一个!诸葛亮未出茅庐已定三分天下就是这种眼光。此处我说的宏观不是指经济学中的宏观经济,而是一种历史大趋势,不仅当年的毛能看准,当代的李嘉诚也能看准,眼光之老辣,不得不佩服!//@郭小猎老道:回复@唐朝:虽然老唐不需要,也声援一下老唐。


1.预测企业已很难,宏观经济变量更多,预测难度是几何级别上升。在宏观预测的小概率事件上押注,不能算明智。相对预测企业就是做相对简单和确定的事,胜出概率更大。


2.预测股价就是预测全体参与者的想法和行为,俺也认为这个几乎不可能。但有人成,理论上吧,可能有人可担此大任。


3.老毛是奇人,开国老毛也是奇人,可能不在常人理解之列。如霍去病屡建奇功,但不循常理,不依兵书。老毛答应当新疆主席成功率更高,但千难万险后,真的成太祖了。但是但是,老毛和霍去病只有一个,胜出概率很低,但确实真的成了。对于常人还是需要善意告诫:动作危险,请勿模仿。


唐朝

很好,继续深入了,勾出了新问题,可以继续聊。跟高手聊天是一种享受,也是对自己体系的质问,这是老唐乐意享受的事儿。先谢谢老毛。

1)你的第一条,谈到了“宏观微观,预测都是概率”,这一点,我是同意的,当然,同意了这条,就无法同时同意你该条所说的“未来不可预测,我比纯夹头坚持得还要彻底”了。预测是概率,这个没错。正如我主贴说的,宏观是微观的集合,其预测难度相对于微观,一定是几何倍数的。你也同意,宏观变量太多,其预测正确的概率相当低(10个变量,每个正确率90%,最终正确率不足35%)。

2)面对预测概率的客观难题,有两种态度,大抵老毛是采用人定胜天,坚持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尝试理解。而老唐则采取巴菲特所言的“我们不学习屠龙术,我们只躲开恶龙。我们不挑战7尺跨栏,我们寻找可以跳过去的1尺栏”。前者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无论成败皆是划过星空的璀璨。后者冷静克制、平淡无奇,只求龟速前进到达终点。两种态度,谈不上对错,是不同的自我认知、不同的人生态度吧。但总体上而言,人定胜天论,比较适合类似老毛这种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的非常人,而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挑战恶龙的时候,变成恶龙的盘中餐。这个老毛不否认吧?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宁愿老毛谈论宏观的时候,文采别那么令人仰慕(矛盾,若老毛失去了文采,雪球将会怎样?),因为你有很多崇拜者,他们很可能会自不量力地跟着走上那激情四射的不归路。

3)关于你说的趋势投资不是技术分析范畴,我很肯定的说,你的划分是错误的。公认的技术分析有三大假设:历史会重演,价格反映一切,价格沿趋势前进。跟踪趋势,是技术分析的重要、主要以及最核心的部分。所有的技术分析,无论是均线、kdj、macd、布林线、薛斯通道、乖离率……以及在其之上的一切衍生指标,最终无外乎两点,一是跟踪趋势,一是寻找趋势的反转。老唐不用技术分析,也不嘲笑,因为我知道,


1)你的第一条,谈到了“宏观微观,预测都是概率”,这一点,我是同意的,当然,同意了这条,就无法同时同意你该条所说的“未来不可预测,我比纯夹头坚持得还要彻底”了。预测是概率,这个没错。正如我主贴说的,宏观是微观的集合,其预测难度相对于微观,一定是几何倍数的。你也同意,宏观变量太多,其预测正确的概率相当低(10个变量,每个正确率90%,最终正确率不足35%)。

2)面对预测概率的客观难题,有两种态度,大抵老毛是采用人定胜天,坚持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尝试理解。而老唐则采取巴菲特所言的“我们不学习屠龙术,我们只躲开恶龙。我们不挑战7尺跨栏,我们寻找可以跳过去的1尺栏”。前者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无论成败皆是划过星空的璀璨。后者冷静克制、平淡无奇,只求龟速前进到达终点。两种态度,谈不上对错,是不同的自我认知、不同的人生态度吧。但总体上而言,人定胜天论,比较适合类似老毛这种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的非常人,而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挑战恶龙的时候,变成恶龙的盘中餐。这个老毛不否认吧?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宁愿老毛谈论宏观的时候,文采别那么令人仰慕(矛盾,若老毛失去了文采,雪球将会怎样?),因为你有很多崇拜者,他们很可能会自不量力地跟着走上那激情四射的不归路。

3)关于你说的趋势投资不是技术分析范畴,我很肯定的说,你的划分是错误的。公认的技术分析有三大假设:历史会重演,价格反映一切,价格沿趋势前进。跟踪趋势,是技术分析的重要、主要以及最核心的部分。所有的技术分析,无论是均线、kdj、macd、布林线、薛斯通道、乖离率……以及在其之上的一切衍生指标,最终无外乎两点,一是跟踪趋势,一是寻找趋势的反转。老唐不用技术分析,也不嘲笑,因为我知道,
技术分析最害人的地方就在于“有时候他挺有效的”。这个就不展开说了,与我们讨论的主题无关。

4)所谓价值选股、趋势择时,是一种颇为流行的观点,也以其貌似包容的态度、不偏不倚的理性,吸引着众多拥趸。记得以前有位名人,常被媒体刻画为“左手巴菲特、右手索罗斯”,应该是这类信众的典型代表。老唐仔细想过持此种理念的人,根子在于其有意无意间做了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打算:对了趋势获利,错了价值投资。或者说,是在抓趋势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根价值兜底的保险绳。不得不承认,这是对趋势投资的优化。但它却是价值投资(暂且这么叫吧,其实价值二字多余)退化。其本质是趋势投资,是放弃了止损系统的趋势投资,而非价值投资叠加趋势投资。

5)为何要如此拒绝两者的融合,为何要原教旨主义(死板、刻舟求剑、不懂变通)地坚持一套纯粹的夹头体系,难道这就是绝对的真理,不允许进步和修正,难道老唐你就看不见“巴菲特的价投和格雷厄姆的价投也不同”吗?——这需要回到格雷厄姆体系的核心来说,格雷厄姆建立的价值投资体系核心是三块基石:股权代表企业的一部分、市场先生、安全边际。巴菲特的确对格雷厄姆的投资体系做了改变,但为何巴菲特依然坚称自己是85%的格雷厄姆呢?老唐的个人理解,这不是客气,不是礼貌,是因为整个系统,无论怎么变,依然建立在这三块基石上。


巴菲特只是在格雷厄姆习惯的「股权代表企业(资产)的一部分」的基础上,进化出了「股权代表企业(未来收益索取权)的一部分」,其他的两块原封不动。


如果在这套体系上,叠加技术分析(趋势投资),意味着放弃了市场先生(即市场波动不可预测、不可跟随,只可在极端情况下利用)原则,放弃了安全边际原则(趋势是走出来的,当趋势出现时跟随,意味着便宜不买、贵了再买),这是两套相互抵触的逻辑体系,推到尽,无法兼容。


6)以上是对老毛答辩的回复。下面再扯几条与本主题无关的闲言。

A.作为一个持功过零十开观点的毛黑,每次看见你崇拜某人,都需要靠教养和理性克制体内的兽性,这很难过的,55555555……,恳请老毛跟我聊天的时候,尽量不要表达对某人的仰慕和吹捧,可好?就当在回民面前不说猪一样吧!谢谢。

B.@归隐林地 兄说到搬砖,我并不抵触搬砖,甚至@唐史主任司马迁 兄还将我命名为搬砖党匪首,强烈抗议过本人在两投上不合时宜的搬砖行为。归隐兄谈到的搬砖,使用的是现金和筹码之间搬。老唐个人认可的搬砖活动有:同一企业搬砖,例如AH搬砖;同质化企业之间的搬砖,例如当前环境下@云蒙 在不同银行股之间的搬砖,@东博老股民 在不同银行股估值差异较大的时候的接力换股;联动型企业之间的搬砖,例如国投川投主要资产和收益来源相同,可以推定大体合理估值差。至于归隐兄谈到的现金和筹码之间的搬砖,应该是夹杂了对明日股价的预测,逻辑上兄会对也会错,属于经验、直觉和运气的混杂。我个人不认同这属于搬砖,也不会如此做。


C.要说投机,唐史主任司马迁追逐基本面热点手法,我觉着还不错。虽然我没这个能力、也没这个精力学习,但我反复想过他的操作,是集合大量的蛛丝马迹(类似于情报分析),先人一步推测基本面上将会发生些什么重要的触发事件,并寻找这些触发事件可能引发市场对什么股(或什么板块)的炒作,下注狗改不了吃屎、题材不会被市场浪费,提前潜伏进去,静待题材如期出现。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题材没有出现或者出现后居然狗不吃,退出即可。


多次反复博弈下,兑现的有利润,没兑现的总体持平(当然,承担系统性风险,和套利类似),从而使自己占据优势。但这种作法,需要分散、多次,并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还要具备信息渠道及真实性甄别能力。个人感觉,当年的一哥王亚伟,也类似这种手法(纯个人感觉的表达,没有研究,勿喷)。


D.最后强调一点,老唐所知有限,知识面有限,也从来木有一桶浆糊的梦想,我谈论我所知的,是希望和同道交流,获得指教,没有任何贬低或说服别人的意图。证券市场获利手法很多,许多我也不能理解,只能暂时存疑,例如徐翔的公开业绩、例如进化论一平的基金操作、例如山神和鹿公的日内T、例如丹神的择时……这些都是看得见的、不能否认的成果。老唐学习自己能理解的,存疑自己不能理解的,仅此而已,板砖请选泡沫的,谢谢。


释老毛

【干货】老唐大显神威,舌战群儒的架势理性的辩论,理越辨越明,我再回应一下:
1)无论宏观微观,未来不可预测,这是共识。

2)人定胜天,其实不是,而是根据概率分布大概率上下注,价值投资讲安全边际,趋势投资讲敬畏市场,都是尊重客观规律,而非主观任性,既然不可预测,谈何人定胜天?承认世界的不确定性,概率、试错、纠错,才是正道。老唐的不跨七尺围栏,也是概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也是概率。

3)技术分析包不包括趋势投资,这个也是概念之争了,看怎么定义,广义还是狭义。即便按老唐定义的广义的技术分析,那在内部亦分成预测派和追随派。预测派是神棍,短线明天走势如何,除了上帝谁也不知道;追随派,不预测市场,只追随市场,“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这句话是趋势投资的精髓,我悟了很多年,并非无稽之谈。

1)无论宏观微观,未来不可预测,这是共识。

2)人定胜天,其实不是,而是根据概率分布大概率上下注,价值投资讲安全边际,趋势投资讲敬畏市场,都是尊重客观规律,而非主观任性,既然不可预测,谈何人定胜天?承认世界的不确定性,概率、试错、纠错,才是正道。老唐的不跨七尺围栏,也是概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也是概率。

3)技术分析包不包括趋势投资,这个也是概念之争了,看怎么定义,广义还是狭义。即便按老唐定义的广义的技术分析,那在内部亦分成预测派和追随派。预测派是神棍,短线明天走势如何,除了上帝谁也不知道;追随派,不预测市场,只追随市场,“截断亏损,让利润奔跑”,这句话是趋势投资的精髓,我悟了很多年,并非无稽之谈。

老唐说市场趋势不可预测,不可追随,前半句对,后半句商榷,谁说趋势不能观察不能追随?趋势当然可以追随,只要设定止损风控机制即可。我做过实验,老唐你也可选一只股票甚至指数,例如茅台、平安,以30日或50日均线为标准,只做右侧,线上则持股,跌破则清仓,十年复盘一下,右侧交易穿越牛熊的回报与左侧交易buy&hold策略的回报是差不多的。欧奈尔的Canslim系统就是严格的右侧交易系统,其有效性也被验证。左侧,右侧,都能赚钱,只有瞎炒必定亏钱。价投做左侧,不能否定右侧,世界很大,价投们应该多出去看看。

4)说到核心了,左侧与右侧如何结合?老唐说“价值选股,趋势择时”,这是李驰的流行说法,我早就把这个策略证伪了!很简单,在同一时点,你不可能做到兼顾左侧和右侧。老唐显然没有认真读过13年红周刊对我的访谈,我的思想三年前在那篇访谈就成型了,今年的实战成功只不过投资系统的一个验证结果。具体如何结合?一句话:左侧买入,右侧退出;价值底买入,趋势顶卖出;既要赚价值的钱,也要赚泡沫的钱。(此处省略一万字,具体在本人创作的书中会有详细的思考和披露)

5)最后谈到巴菲特对格雷厄姆的修正,巴菲特自己说70%的格雷厄姆,但很多人认为他更像70%费雪,这个一直有争议,但共识是修正力度是很大的,其实是离经叛道了。我不太赞同老唐的解释,不是仅仅对第一点股票的性质理解不同,两种策略的逻辑是不同的:格老重视股价的安全边际,实际做的是二级市场套利,博取内在价值和股价之间的差价;老巴重视的是企业的护城河和对企业的控制权,实际上是股权投资,完全可以不依赖于二级市场。这是因为时代不一样,市场状况不一样,格老和巴老资金性质也不一样,时移事易,变法宜矣,巴菲特也在变,我们呢,与二老都不一样,让实践检验真理,否则照猫画虎,有可能是东施效颦。



唐朝非常好,观点都表达明白了,就拿你这篇作为本次辩论的收尾吧!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