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映客:“闷声发大财”的映客难道只值虎牙的1/7?--阿尔法工场


2018年8月,两位资本市场直播新贵,相继披露了上市后首份成绩单:


映客(HK:03700)上半年收入22.81亿元,同比增长17.9%,经调整净利润4.09亿元,同比增长21.8%;


虎牙(NYSE:HUYA)二季度收入10.38亿元,同比增长125.1%,经调整净利润1.05亿元,去年同期亏损9.3亿元。


然后,各自财报发布隔天,市场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映客大涨13.41%,虎牙暴跌16.06%。不过可别被一根大阳(阴)线迷惑了,上市以后市场对虎牙的追捧,远远超过映客。


截止8月27日,虎牙市值为52.74亿美元,映客市值为57.5亿港币,也就是说“1个虎牙=7.2个映客”,并且是在后者盈利能力,历史业绩均强于前者的情况下。


目前映客年化PE(市盈率)大概5左右,虎牙PE多少呢?“100+”(非美国公认会计准则下)。市场是有多钟爱游戏直播,而不待见泛娱乐直播,亦或就是不喜欢映客?


那么问题来了,目前映客是否有投资价值?我觉得回答得分成三部分:

泛娱乐直播未来前景如何;

映客的盈利是否有持续性;

映客的未来(中短期)是否有值得期待的看点。



终极媒介带来的确定性


加拿大人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曾提出“媒介是人的延伸”:文字是视觉能力的延伸;广播是听觉能力的延伸;电视是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延伸。他认为,媒介改变了人的存在方式,重建了人的感觉方式和对待人的态度。


如果麦克卢汉活到今天,肯定会惊叹于终极媒介“网络”的威力。原来制约人们的社会等级和时空关系被打破,消费购物、个人兴趣、生活方式等方面的长尾需求都应为网络被满足。


与传统的“关系”相比,群体的选择性大大提高了。在这个网络空间中,人们得到从实体群体中想得到、但是不容易得到的情绪释放、意见宣泄、心理慰藉、社会包容。这些通通都只是一部智能手机的事儿。


随着网络媒介的深入,一种重要形式即泛娱乐直播,逐渐承载了人们一部分的生活。



泛娱乐直播是一种生活方式?是的。很多人把生活中的每一个点滴——户外刀劈华山、忘我K歌之王、跳到身体掏空的编舞、贫嘴脱口秀、浪漫土耳其去玩水果机、或者单纯的唠嗑——在直播间与人分享。


网络媒介的深入,让人们的交流方式,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这是泛娱乐直播存在的理论基础,直播在信息时代会永远存在,越来越大,不存在没有未来的问题。


不过,不同类型的直播,生意模式的好坏还是有区分的。就比如泛娱乐直播和游戏直播比,与上游内容供应的议价权,一眼可判:


泛娱乐直播讲究长尾,千奇百怪什么都有,主播对于平台没什么议价权;


游戏直播讲究最头部效应,你去虎牙围观“绝地求生、堡垒之夜、武侠乂”这些热门游戏直播,绝对不会看那些“吃不了鸡”的主播,以及直播位上不了首屏的主播。


如果按“波特五力”的模型套,泛娱乐与游戏直播,在现有竞争者能力、潜在进入门槛、替代威胁都是差不多的。而在上游议价权、下游用户议价权两方面看,泛娱乐直播的价值要大于游戏直播。




另外,泛娱乐直播的市场规模,也要比游戏直播更大。前者是一种生活方式,人们在这里能做所有的事;后者充其量只是体育频道,只有最顶尖的运动员(主播)才能得到赞赏,武无第二。



一家闷声发大财的公司


2018年中期,映客的经调整利润为4.09亿元,年化市盈率应该在5左右。纯以静态数字看,这在互联网公司中是非常低估的。关键问题,是映客未来几年的利润是否能持续:


如果能就是年化20%的投资;


如果还有一定增长那就戴维斯双击;


如果利润持续下滑就是“价值陷阱”。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定性,映客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觉得形容“闷声发大财”这五个字,是对映客最好的注脚。


我主观上把映客营运历史,“2015.5-至今”分为四段(以下利润为经调整利润):


(1)2015年,嗅到直播行业机会起步期,当年利润146万;

(2)2016年,千播大战脱颖而出执行业牛耳,当年利润5.68亿元;

(3)2017年,行业调整期低调守成,当年利润7.92亿元(收入小幅下滑);

(4)2018年,渠道下沉进攻三四线城市,半年利润4.09亿元。




混互联网行业真的要“善变”,几年时间映客运营策略贴着市场情况变了几次;同时混互联网行业也要“不变”,创造利润和股东价值一直没变。


你看看,这几年有几个直播公司能赚钱的?虎牙2016年营业利润-6.26亿元,2017年营业利润-0.95亿元,2018年中期营业利润0.11亿元。


还有就是那些谈十几年以后的故事,到最后往往会发现,自己的格局和执行能力,并不足以支撑诗和远方。

所以还是实在点好,用持续的利润说话。其实如果计算账上7.99亿元的现金(中报数据),映客估值还要低。



渠道下沉和“直播+”


映客的未来是什么?一些投资人急不可耐的接茬,“映客有未来么?”


他们主要是怀疑商业模式是否成立,今天所有的繁荣,会不会只是镜中月水中花:要是用户快腻味了,行业就会猝死吧;打赏能赚几个钱,行业天花板太低了吧?


还是用数据说话,中国移动端直播蓬勃发展。五年了,用户不仅没有腻味,还玩的津津有味。MAU(月活用户),从2012年的560万人增加到1.76亿人,移动端直播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1.06亿元增加到257亿元,复合增长200%。


就这个增速,要不了几年就能追上全国电影总票房的感觉,2017年559亿。


另外,对于公司来讲其实是不存在什么天花板的。不要持有那些起步就追求“万亿市场、百亿规模”的迷之观点,大行业里面的小公司,绝对没有小行业里面的大公司有价值。


一鸟在手胜过百鸟在林,映客就是小行业里的大公司。在一个行业里取得了成功,逐步打入相关市场就会容易很多。


映客的未来(中短期)有两个看点,包括横向的渠道下沉并拓展直播广告,还有纵向的“直播+”战略。


上市之后,映客开始全面整合内外部资源,加大开拓新用户的力度。


映客今年将重点推进下沉战略,具体的做法是借助战投的资源,向分众传媒投入1个亿推广费用,或将采用城市赛的方式,最终将市场规模进一步做大。同时,映客还与B站联手,打通双方二次元用户,打造更多元化的视频社交平台。


映客第一次崛起,从千播大战中脱颖而出就是靠的营销能力,这次与分众和B站合作渠道下沉战略,是一个重要的看点。


“直播+”战略,主播端推出“明星主播培养计划”及”红人计划”,以人为核心IP培养明星主播;精细化运作让用户看到喜欢的内容(尤其在娱乐内容方面),还率先开启直播+选秀模式,通过直播选秀造星,提升粉丝凝聚力。




5月底映客《樱花女生星光夜》演唱会9位“樱花女生”主播和杨千嬅、华晨宇等20位明星共同演出,逾1400万人在映客在线观看;8月中旬,映客出品的首档职场迷你剧《加油,郑小钱》,在映客平台“动态”版块上映,以“直播+迷你剧IP”的模式拓展内容市场。


这么多的布局,目标是通过多元化内容搭建泛娱乐生态,为此映客上半年研发开支8522.4万元,同比去年增加了29.3%。


总结下来,现在的映客是一家低估值且持续盈利的公司,肯定是比虎牙更有投资价值;未来,映客的新增长点若布局成功,前途则不可限量。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