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立中股份:中概股回归!借道四通新材:估值5倍增长,IPO/并购2次折戟,能否圆梦A股?--并购汪



小汪说


7月25日,四通新材发布公告,拟向天津东安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天津企管100%的股权,向天津明德、天津拓进、天津新锐、多恩新悦和深圳红马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立中股份4.52%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四通新材将通过直接及间接方式持有立中股份100.00%,交易作价25.5亿元。


提到立中股份,社群小伙伴们想必都并不陌生。作为资本市场上的常客,这个典型的新加坡中概股,自15年私有化后,就走上了异常坎坷的回归之路,两年间已经接连经历了重组失败、IPO失利。


此次重组是立中冲击A股的第三次尝试,方案中仍旧选择了借道同为臧氏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四通新材。两家处于同一产业链又互为上下游的企业,同样作为臧氏资产版图上的重要成员,并购交易的背后蕴藏着怎样资本运作思路?


时隔两年,重组方案有何变化?十几年前的立中为什么选择新交所登陆资本市场,而上市十年又缘何选择私有化呢?两次冲击A股失败的关键原因何在?这次立中能否如愿以偿登陆A股?


作为市场上唯一以并购为核心,深度解析资本市场的专业课程,我们在48节线上课中,不仅全面分解并购的交易结构搭建、募资管理策略,以及并购基金的募投管退实践,更对并购背后的驱动力,以及相应的投资策略影响,以经典案例为基础进行了细致的分解。

今天,小汪@并购汪先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一下立中上市过程和坎坷回归之路,问题的答案就在其中。


01

出海融资:立中登陆新加坡主板


新加坡的资本市场历来是国内企业出海融资的首选地之一。沪深周期太长,美国太远太难,香港又同样很挤。相比之下,新加坡市场上市周期短、门槛相对较低、成本低廉、国际化程度高、流动性较好,又与大陆文化背景较为接近。诸多优势获得了国内很多中小企业的青睐。立中就是其中之一。


立中车轮集团始创于1995年,主营业务为铝合金车轮制造和销售。2004年6月10日,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立中车轮集团有限公司”。成立时股份总数185,675,550 股,立中投资持股85.61%,陈金城(新加坡籍)及其他6 位个人投资者共持14.39%。臧氏家族100%控股立中投资,为集团的实控人。


2005年8月23日,新加坡立中董事会作出决议并向新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书,10月19日成功登陆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时共发行65,800,000股,每股面值0.04新元,发行价为0.36 新元。其中新加坡立中公开发行新股49,350,000股,同时其股东公开发售老股16,450,000股。


发行结束后,新加坡立中股份总数为235,025,550股,总股本为9,401,022新元。立中投资持股63.63%,陈金城(新加坡籍)及其他6 位原股东持股8.37%,公众投资者持股28%。


2006年11月,新加坡立中出资2.6亿设立了天津立中车轮有限公司。后于2013年1月进行了增资,股权结构如下表:




截至新加坡立中退市前,其股权控制结构如下图,其中新加坡立中直接持有立中有限100%股权、秦皇岛车轮90%股权、保定车轮25%股权和天津汽配15%股权。





02

登陆创业板:四通新材成功IPO


立中股份境外上市十年后,臧氏家族旗下的另一资产四通新材成功登陆创业板。


河北四通新型金属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于1998年,公司前身清苑县四通铝业有限公司,系由臧立国、刘霞、陈庆会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本为60万元。




成立初期,公司主要从事铸造合金的生产和销售。2009年起开始专业从事中间合金的研发、制造和销售。经过多年的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在生产技术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取得了较高的国内市场份额, 并逐步替代部分进口产品, 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大的中间合金生产企业之一。


2010年6月16日,公司名称由“清苑县四通铝业有限公司”变更为“河北四通新型金属材料有限公司”。2015年3月19日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


臧氏家族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包揽了前九大股东名单。家族成员具体包括:臧立根、臧永兴、臧娜、刘霞、臧立中、臧永建、臧亚坤、陈庆会、臧立国、臧永奕、臧永和、臧洁爱欣共十二人,其关系如下图:


其中,除臧立根与臧立中不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其余十人共同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合计74.26%。截止目前,四通新材的股权控制关系如下图所示:



03

新加坡立中私有化


新加坡立中和四通新材同为臧氏家族控股的公司。但是不同的资本市场选择,使他们上市之后的命运大相径庭。


根据新加坡立中年报披露数据,立中2014年实现归母净利润87,915,000元人民币。四通新材的年报数据显示其2014、2015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58,301,565.72元62,126,563.54元。虽然立中车轮的盈利更高,但是由于国内创业板估值水平远远高于新加坡主板,两者的市值产生了巨大的差距。根据新加坡立中年报披露数据,立中2014年实现归母净利润87,915,000元人民币。四通新材的年报数据显示其2014、2015年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58,301,565.72元62,126,563.54元。虽然立中车轮的盈利更高,但是由于国内创业板估值水平远远高于新加坡主板,两者的市值产生了巨大的差距。


四通新材估值分析

由上图可以看出,四通新材上市以来的平均PE倍数约为75倍。而反观立中车轮,上市十年,一直到退市前市值仅5亿人民币左右,由此推算的PE倍数不足6倍。


四通新材上市的时点,适逢中概股私有化回归A的浪潮。自15年年初起,多家公司不断刷新借壳的暴利神话。世纪游轮停牌前连续涨停数高达20个,巨人网络估值较在美退市时估膨胀了9倍。高潮时,仅6月便有14家公司宣布私有化,包括世纪佳缘、世纪互联、人人网、奇虎360、陌陌等知名企业。


A股IPO和并购的估值合理性一直是监管关注重点。在并购汪48节线上课中,我们对这类交易的相关策略和政策都进行了分析,小伙伴们可以进行更加系统的学习,在此不再赘述。


高估值的神话、海内外悬殊的估值差,手握上市公司资源臧氏家族感受到了其中蕴藏的机遇。如果能够在此时将立中从一直被低估的新加坡市场私有化回国,借道四通新材登陆A股,必然会有巨大的套利空间。


四通新材上市后不久,新加坡立中的私有化进程也迅速展开了。此次私有化主要分为要约收购实现境外退市、搭建境内股权承接方和拆除境外架构三个步骤。


3.1

要约收购境外退市


退市前的新加坡立中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

2015 年7 月9 日,臧氏家族于境内天津市设立天津东安兄弟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00 万元,作为新加坡立中退市后其所持经营实体股权的最终承接方。


2015 年7 月20 日,天津东安于维京群岛设立Berkley InternationalLimitied(BVI 公司),注册资本50,000 美元,共发行50,000 股。Berkley 作为新加坡立中境外退市的要约收购方。


2015年7月28日完成了发改委手续和商务手续。天津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下发津发改许可[2015]90号《天津市境外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同意对天津东安赴新加坡并购新加坡立中股份项目进行备案,备案内容为天津东安在英属维京群岛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Berkley,并以Berkley作为收购方通过要约收购方式收购新加坡立中股份。天津市商务委员会下发N1200201500145号《企业境外投资证书》,根据该证书,天津东安和立中投资作为境外投资主体通过Berkley以并购方式收购新加坡立中。


2015 年8 月17 日,Berkley 向新加坡立中全体股东发出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拟以现金收购新加坡立中全部在外流通普通股,要约价格为0.50 新元/股,要约方式为自愿附条件现金要约。


2015 年8 月17 日,Berkley 与立中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签订换股协议,Berkley向立中投资发行96,345 股以换取截至退市前立中投资持有的新加坡立中64.23%的股权,同时向天津东安发行3,655 股,每股价格均为1 美元,股份发行完毕后,立中投资持有Berkley 64.23%的股份,天津东安持有Berkley 35.77%的股份。


2015 年9 月21 日,Berkley 发布公告,截至2015年9 月21 日下午5:00(新加坡时间)其拥有或控制的股份以及预受要约股份数合计为218,971,299 股,约占新加坡立中已发行股份的93.17%,该收购要约由附条件要约变为无条件要约。2015 年10 月5 日,Berkley 发布公告,表明其将行使强制收购权利,以0.50新元/股的价格强制收购截至要约收购期满日仍未接受要约的股东的股份。


2015 年11 月25 日,Berkley 发布公告,其已完成强制要约收购过程,通过支付现金对价的方式取得社会公众所持新加坡立中35.77%的股权,通过换股取得新加坡立中64.23%的股权,合计取得新加坡立中100%股权。新加坡立中已成为其全资子公司,新加坡立中于2015 年11 月26 日从新加坡交易所退市。


在此次私有化收购中,立中投资所持64.23%的股份由Berkley通过换股方式取得,不涉及资金流转。而收购公众投资者所持有的35.77%股权,以现金对价方式支付,共计2.0494亿元人民币。天津东安投资设立Berkley的资金为自有资金,注册资金仅50,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5万。除此之外,此次收购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为境外融资。


按照私有化价格估算,新加坡立中退市时整体估值117,511,699新元,按目前汇率,约5.7294亿元人民币

退市后新加坡立中股权控制结构如下图:



3.2

搭建经营实体股权承接方

2015 年8 月13 日,天津东安设立香港臧氏,注册资本为10,000 港币。2015 年11 月19 日,天津东安出资人民币10,000 万元设立天津立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5 年12 月15 日,天津东安与天津企管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天津东安将其持有的香港臧氏100%股权转让给天津企管。


上述经营实体股权承接方搭建完成后,新加坡立中控制结构如下:




3.3

拆除境外架构


承接方搭好后,新加坡立中先分别将其持有的保定车轮25%股权、秦皇岛车轮90%股权、天津汽配15%股权转让给立中有限:


2015 年11 月26 日,经保定车轮董事会决议通过,新加坡立中和立中有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新加坡立中将其持有保定车轮25%股权转让给立中有限,作价75,166,808.89 元人民币 ;


2015 年12 月19 日,经秦皇岛车轮股东会决议通过,新加坡立中与立中有限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新加坡立中将其持有的秦皇岛车轮90%股权以33,082,144.16 元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立中有限;


2015 年12 月21 日,经天津汽配董事会决议通过,新加坡立中和立中有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约定新加坡立中将其持有天津汽配15%的股权作价13,402,962.38 元人民币转让给立中有限;


其后,2015 年12 月19 日,又将持有的立中有限75%的股权以零对价转让给天津企管、剩余25%的股权以零对价转让给香港臧氏,转让后新加坡立中不再持有立中有限任何股权。2015年12 月21 日,新加坡立中与香港臧氏和天津企管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


值得注意的是,零对价转让的操作,在立中后来的上市之路上一直是审核的关注重点。


由于交易双方本就同为臧氏家族控制下的企业,彼此间进行股权转让,按照账面净资产进行实际支付,也是左手倒右手,中间还会涉及购汇出境等复杂手续,所以直接采用零对价转让的方式,可以缓解资金压力,也提升运作效率。但是在所得税缴纳环节,由于当时的主管税务机关对计税价格的核定低于实际账面资产净值,这步操作还是为之后的并购和IPO埋下了争议的隐患。

境外架构拆除后新加坡立中的控制结构如下图:





04

出师不利:首次并购失败


立中的私有化过程做的干净利落,仅耗时不足半年时间就成功完成了从退市到拆除红筹架构的全过程。


在并购汪48节线上课中,小汪@并购汪还对很多代表性私有化案例有详细的讲解,包括投行方案设计、私有化海外上市公司的策略、交易结构的搭建和融资策略等,以及LBO/MBO/IBO投管策略均进行了详尽的讲解。


私有化完成后,四通新材很快启动了重大资产重组。2016年6月13日,四通新材发布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报告书。


公布其拟向天津东安兄弟有限公司、达孜天车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达孜东安创业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达孜众立发展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达孜天滨发展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天津立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而立中企管的核心资产就是退市后的立中有限。发行价格为 44.36 元/股,据此计算所得天津立中100%股权价格为 25.50 亿元。


这一数字较退市前的估值5.7294亿元人民币已经增长了5倍。根据公告中披露的立中最新两年一期财务报表,其2015年实现净利润1.64亿元,根据这一数字计算所得的静态PE倍数达15.55,较根据退市估值计算所得的PE倍数增加了3倍。


6 月 29 日,议案获得了四通新材内部股东大会审议通过。 6 月 30 日即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交了相关申请文件。


尽管四通新材已经竭尽所能的高效推进重组进程,但不幸的是还是没能赶在市场“拐点”到来之前。2016年以来,随着监管政策收紧,中概股的回归变得愈发困难。2016年5月,证监会明确表态,将对中概股回归A股壳资源炒作等给予高度关注。


2016 年 7 月 4 日,上市公司收到了中国证监会出具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材料补正通知书》。但由于补偿材料的工作量巨大,且政策方向尚未明确,预计无法按时提交所有材料,最终决定放弃此次重组交易。


2016 年 8 月 5 日,公司从证监会撤回了相关申请文件。并于11月21日发布了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公告。公告中对于此次终止重组的原因给出的说明为,“受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的影响,本次重组相关各方认为目前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条件不够成熟,经友好协商,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不管是急流勇退,还是黯然收场,立中回归后第一次冲击A股的尝试终以失败告终。究其背后的原因,政策的变动可能是主要影响因素,毕竟重组失败对后续的资本运作可能产生诸多不利影响,主动撤回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立中有限作为一个比较优质的资产,具备独立IPO的能力。在政策监管严苛的时候,放弃装入上市公司体内的策略,转而做出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也不失为一条出路。



05

再次尝试:IPO梦碎


5.1

股份改制


借道上市失败后一个月,臧氏家族就着手谋划立中独立IPO的事宜。自2016年12月开始对公司进行改制,并于22日正式设立天津立中车轮股份有限公司,整体承继了立中有限的全部资产、负债、业务及人员等。变更后的公司股权结构如下:



后续经过香港臧氏增资、引入深圳红马、天津明德、天津拓进、天津新锐、多恩新悦等股东,最终股权结构如下。天津企管持股70.36%,香港臧氏持股25.12%,其余股东合计持股4.5%。


臧氏家族通过天津企管和香港臧氏合计持有公司 24,426.9449 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95.48%,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其关系如下图:



2017年5月25日,立中股份向证监会进行了首次IPO申报,并于12月22日更新申报。2018年1月16日,经证监会发审委员审核被否决。


5.2

实力雄厚


作为曾在新交所上市10年的老牌汽车零部件企业,立中不管是从行业地位还是盈利能力都具备IPO的实力。


首先从行业角度来说,立中的主营业务为铝合金车轮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主要产品为汽车铝合金车轮,目前是国内最大的生产企业之一,2016 年度销售规模已达到1,500 万只,根据中国铝车轮质量协会(CAW)官网公开信息,公司合并口径产销量位列全国同行业第三位。




报告期内,公司产品出口覆盖亚洲、欧洲、美洲、澳洲等区域,已成为通用、福特、克莱斯勒、宝马、奥迪、菲亚特、PSA&欧宝、现代&起亚、尼桑、马自达、三菱、铃木等国际著名汽车厂商全球采购供应商。在国内市场方面,公司直接为长城汽车、吉利汽车、上汽集团、北京汽车、东风汽车、长安汽车、上海通用、一汽通用、华晨宝马、北京现代、东风雷诺、长安马自达、郑州日产等知名厂商配套供货,并通过长期的合作,与客户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能成为如此多汽车厂商的上游供应商,可见立中的产品在行业内是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市场竞争力和话语权的。



从经营业绩角度看,立中的财报数据也十分亮眼,远超主板上市要求。报告期内收入和净利润都是高速增长,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29.79亿元、38.95亿元、40.31亿元、23.40亿元,净利润为1.54亿元、1.60亿元、2.96亿元、1.31亿元。



5.3

失败原因


经营状况良好,盈利能力优秀,那么立中为什么还是被否决了呢?是因为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还是因为中概股回归的身份?抑或是其他的原因?从发审会问题的关注点,我们可以一窥究竟。


此次针对立中的问询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

境外上市遗留问题:主要是对之前私有化拆除红筹架构时的相关流程,特别是前文已经讨论到的零对价转让问题,是否符合境外投资、返程投资、外汇管理等相关规定,是否履行缴税义务等的询问。事实上,立中此前在新加坡不管是上市退市都进行的干净利落,也均是遵循监管机构要求进行的比较规范的操作,立中也对每一次股权变动的发改、出资来源、外汇管理、税收、工商等每一个审批流程的审批情况以及处理的结果做了详细解释。


同业竞争问题:这一问题历来审核中重点关注的敏感问题。臧氏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四通新材,主营业务是铝合金的研发和生产,而立中的主营业务是铝合金车轮,两家公司存在上下游关系,处于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

臧氏家族参股控股公司

作为实控人的臧氏家族,除了四通新材和立通外,还控制着数十家公司,这其中的采购和销售渠道问题,成本费用分摊问题,人员和业务的独立性问题都是关注的重点。立通的销售毛利率明显高于行业水平。在营收水平大幅提升的情况,销售和管理费用却增速缓慢。这是否因为控制人所进行的业绩调整,成本费用的真是完整性着实存疑。如果此时单独上市,臧氏家族将同时控制两个同一产业链上的上市公司,触发了监管中非常敏感的同业竞争和关联交易问题。

通过上述分析,立通的中概股身份在当时的监管环境下较为敏感,但是也不能想当然的一概而论。私有化确实造成了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但是除此之外,在同业竞争方面的关联交易、业绩调整和业务竞争等嫌疑都是最终被否决的重要原因。



06

重整旗鼓:再借道四通新材


接连经历了重组和IPO的失败,时隔半年,立中股份发起了向A股的第三次冲击。根据7月11日发布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此次交易的核心内容如下:

交易对方:天津东安;津明德、天津拓进、天津新锐、多恩新悦和深圳红马。

交易作价:255,000万元。

发行股份数量:238,764,042股。

发行价格:10.68元/股。

标的资产:天津企管100%的股权;立中股份4.52%的股权。


标的业务:天津企管本身无实际经营业务,其直接持有立中股份70.36%的股权,通过香港臧氏间接持有立中股份25.12%的股权,立中股份主要从事铝合金车轮的研发、设计、制造和销售。

历史业绩:天津企管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营业收入分别为403,137.56万元、517,113.48万元、236,935.4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9,170.02万元、31,701.24万元、11,460.35万元。立中股份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1-5月营业收入分别为403,137.56万元、517,113.48万元、236,935.40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9,611.77万元、31,770.10万元、11,435.60万元。


业绩承诺:天津东安承诺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完成后天津企管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三个年度合并报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3亿元、2.54亿元和2.72亿元。立中股份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的预测净利润不低于2.40亿元、2.60亿元和2.80亿元。


标的(对应2017年) 静态PE:10.72。

标的(对应2018年) 动态PE:14.81。




市场法的PE倍数分析是估值较为常用的方法。其实,估值方法还有很多种,同样是市场法,行业和公司特点不同,选取的估值倍数也是不同的。因此,我们需要针对公司的商业模式、行业类型进行选择判断,并购汪估值训练营中,系统的讲解了行业分析、财务分析和估值模型等估值方法轮,诚意满满,值得大家学习参考。


与前次重组方案对比,相隔两年,交易作价仍为25.5亿。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这段时间立中股份没有任何发展么?还是此前的估值有失公允?



仔细对比两次方案的业绩承诺金额,我们或许可以得到答案。此次标的公司净利预测值较前次大幅下降。根据前次重组时公布的预案,标的公司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的预测值为2.30亿元、2.63亿元、3.27亿元,增幅分别为13%、24%,而本次交易对标的公司2018年至2020年相应年度净利润的预测值分别为2.40亿元、2.60亿元和 2.80亿元,增速分别为8%、7%。前后两次预测,对2018年的业绩预期降低了0.87亿元,且对立中整体的业绩增速的预估已经由高速增长转为稳步下降。


立中股份的国外收入占比一直颇高,2014年-2016年分别占比45.41%、47.10%和40.52%,接近总营收的一半。 然而,近几年来,我国汽车铝合金车轮出口遭到部分国家的反倾销调查,欧盟、澳大利亚、印度和俄罗斯等国家陆续对中国汽车铝合金车轮产品出台了反倾销税政策,降低了我国汽车铝合金车轮出口产品在上述国家的竞争力。

此外,近期中美贸易争端升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国际贸易膜材频繁上演的大环境下,对立中未来的业绩预期还需持谨慎性态度,能否完成业绩对赌也有待进步一观察。



08

小汪点评


从策略角度分析,基于新加坡和创业板巨大的估值差,私有化会带来极高的回报。其中的套利空间显而易见,本次交易的特殊性又极大的降低了成本。一方面,立中是臧氏家族实际控制的资产,私有化实控人自己的资产现金成本很小。另一方面,立中作为一个优质的标的,回归后退出通道也更为丰富。除了装入四通新材实现整体上市以外,还可以尝试直接IPO,可谓进可攻退可守。


然而这样一个看上去似乎稳赚不赔的交易,其执行结果却远远不如预期中顺利。很多人说,与当年出海融资顺利登陆新交所相比,立中在回归的路上确实少了些“运气”。但是,仔细分析监管趋势和交易背景,在启动私有化的时点上,其实就可以预见到整个过程必然要付出比较大的时间成本。


15年中概股回归高潮之后,监管政策上逐渐收紧,市场的低门槛和合规高门槛相互挤压,交易恰好踩在了市场的拐点上。同为实控人臧氏家族的资产而产生的关联交易和同业竞争问题,中概股回归身份所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都始终存在且无法回避。退市以来频繁的资本操作,每次重组前利用关联方进行增减资的行为,又都凸显了整个资本运作的套利逻辑。


从新加坡退市,到关联重组失败,再到IPO梦破碎,立中股份的回归之路充满坎坷。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就做了三次尝试,臧氏家族要将立中股份重新带回资本市场的决心也可见一斑。


立中艰难曲折的上市之路,让我们深刻的体会到到对市场节奏准确把握的重要性。如果不能对市场门槛和合规门槛的相互挤压效应有深入的理解,对未来预期产生误判而踩到了市场的拐点,一个本来有巨大盈利空间的交易也可能因为后续推进中高昂的执行成本而错失良机。


那么如何能够准确的对市场做出判断呢?在并购汪48节线上课中,我们对如何抓住市场的边界变量,把握市场整体结构进行了系统性的讲解, 欢迎大家学习。


并购汪一直持续跟踪和关注私有化及跨境并购趋势和策略。最近半年来,随着套利型的交易逐渐减少,我们观察到,监管对于中概股私有化回归还是逐渐放开了口子。此次立中重启并购交易,相信也与这种市场大环境有关。那么立中究竟能不能圆梦A股,小汪@并购汪将会持续观望,也欢迎大家和我们一起来线上课中讨论。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