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三夫户外的财务报表解读,风险及应对之策

北京三夫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22日,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的销售,是以经营专业户外用品为主、大众户外用品为辅,线下线上同步发展,各门店全资直营的户外用品多渠道连锁零售商。公司于2015年12月1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股票简称“三夫户外”,证券代码“002780”。

笔者最近在研读三夫户外的招股书和年报时,浅显总结了其三大风险及公司的应对之策。

风险一:没有自有品牌,对品牌商有依赖


三夫户外主要是代理其他品牌商的产品,根据招股书,公司代理了370多个品牌(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代理品牌超过400个),产品品类涵盖户外运动各种场景。


公司也在招股书里面披露了“与主要品牌终止供货的风险”:


“公司销售的主要品牌有始祖鸟、乐斯菲斯、凯乐石、哥伦比亚、诺诗兰等,上述品牌在公司的采购与销售额中均占比较高。尽管公司与上述品牌运营商保持了长久稳定的合作关系,但若上述品牌商突然终止供货,将在短期内对公司的销售产生影响,并进一步影响经营业绩。”


我们看一下招股书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

北京三夫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22日,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的销售,是以经营专业户外用品为主、大众户外用品为辅,线下线上同步发展,各门店全资直营的户外用品多渠道连锁零售商。公司于2015年12月1日登陆深交所中小板,股票简称“三夫户外”,证券代码“002780”。

笔者最近在研读三夫户外的招股书和年报时,浅显总结了其三大风险及公司的应对之策。

风险一:没有自有品牌,对品牌商有依赖


三夫户外主要是代理其他品牌商的产品,根据招股书,公司代理了370多个品牌(根据2017年年报,公司代理品牌超过400个),产品品类涵盖户外运动各种场景。


公司也在招股书里面披露了“与主要品牌终止供货的风险”:


“公司销售的主要品牌有始祖鸟、乐斯菲斯、凯乐石、哥伦比亚、诺诗兰等,上述品牌在公司的采购与销售额中均占比较高。尽管公司与上述品牌运营商保持了长久稳定的合作关系,但若上述品牌商突然终止供货,将在短期内对公司的销售产生影响,并进一步影响经营业绩。”

我们看一下招股书披露的前五大供应商:


2012-2014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占总采购额的65.56%、59.86%及60.62%,在这五大供货商,保持较为长期合作的是上海飞蛙商贸有限公司、威富服饰(中国)有限公司、湛江市玛雅旅游用品有限公司及南京诺诗兰户外用品有限公司。其中,上海飞蛙商贸有限公司是三夫户外第一大供应商(2013年第一大供应商从上海飞蛙商贸有限公司变更为亚玛芬体育用品贸易(上海)有限公司的原因是上海飞蛙原为亚玛芬体育所有的始祖鸟品牌产品在国内的代理商,后亚玛芬于 2013年初收回该品牌的代理权改为自营,故第一大供应商由上海飞蛙变更为亚玛芬体育)。


上海飞蛙商贸有限公司主要供应始祖鸟品牌产品,该产品也是三夫户外较为依赖的“拳头产品”,据招股书披露,2013年始祖鸟品牌产品平均销售价格下滑5.66%,但三夫户外平均采购成本却下滑了3.07%。三夫户外面临着销售价格下降幅度大于采购成本的下降幅度的尴尬局面。其他品牌也有类型情形。可以收,品牌商很大程度上被掐着公司毛利率的喉咙。


对策:增加自有品牌

招股书:公司当前拥有“三夫”与“阿尼玛卿”两个自有品牌,作为对公司产品线的辅助与补充。2012年、2013年和2014年,自有品牌销售收入分别为440.41万元、917.05万元和489.50万元,在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89%、3.27%、1.70%


2016年年报:报告期三夫自有品牌实现收入1,441.68万元,同比增长69.15%,占公司营业收入的4%


2017年年报:公司“十分注重自有品牌的研发,为此成立了专业化的设计研发团队,目前公司拥有ANEMAQEN、SANFO、KIDSANFO、SANFO PLUS等多个自有品牌……自有品牌对提高公司核心竞争力及毛利率水平都将得到有力保障。公司自有品牌营业收入为3,698.80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0.53%


可以看出,近年公司自主品牌无论是数量,还是销售收入,以及占总营收的占比,都显著增加。


风险二:电子商务冲击


根据招股书: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的销售,是以经营专业户外用品为主、大众户外用品为辅,线下线上同步发展,各门店全资直营的户外用品多渠道连锁零售商。公司共有14家子公司,下辖37家门店,总经营面积14,407.27 平方米,分布于北京、上海、深圳等 12 个城市。


公司IPO拟募集资金主要投入“营销网络建设”,“除了核心城市和重点区域,三夫户外还将梯度式地向全国拓展营销网络,未来三年将进入18个省、直辖市、自治区的 24个大中城市,计划新设35家门店,其中29家以募集资金投入,6家以自筹资金投入。”公司的中期发展目标之一是“2017年底前在全国开设60余家国际一流水准的户外专营店。”


但是我们在2017年度报告看的结果是:公司“拥有 38家国际一流水准的户外专营店,营业面积近1.7万平米。”和2015年的“37家门店、1.44万平方米”相差无几。


大概率,公司也意识到,线下实体店面临的租金、人力成本上升问题,同时,更重要的是,电子商务对公司业绩的冲击。

根据公司2017年年报,公司IPO募投项目进展缓慢:


对策:强化线上渠道销售


2016年年报:公司电商实现全年销售收入6,342.06万元,同比增长48.87%,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8%


2017年年报:公司在线上销售渠道不断拓展,引入和研发 WMS 仓储管理系统,提升了仓储物流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在多品牌、多店铺的运营管理中,不断加强技术革新,实现了线上线下一体化运营。2017 年线上销售同比增长15.24%,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0.80%


风险三:体量小,业务较为单一


招股书披露的报告期2012年、2013年、2014年,公司营收分别为2.35亿元、2.84亿元、2.9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28亿元、0.33亿元、0.28亿元。体量较小。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探路者”的收入是11.06亿元、14.45亿元、17.15亿元,是三夫户外的数倍。按照目前的IPO审核标准,三夫户外可能IPO未必过会。


上市之后的2015年、2016年、2017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28亿元、3.53亿元、3.51亿元,净利润0.31亿元、0.35亿元、-0.13亿元。


登陆资本市场,对三夫户外的销售刺激一般,甚至上市第三年,公司净利润由盈利转为亏损。公司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解释是“户外行业由于产品同质化,竞争加剧,不同渠道的成交折扣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加之电商折扣的冲击,促使行业定价规则重新洗牌。租金、人力成本的增加,导致企业负担较重,由于成交折扣绝大多数维持在 80%以下,加上来自房租和员工工资、进货成本的上升,零售企业的净利率呈持续下降趋势。”


对策:扩充业务范围


彼时,根据招股书的披露,公司主营业务为户外用品销售。


但是我们翻看2016年以及2017年的年报,赫然发现“户外用品销售”已经仅仅是公司三大业务板块的其中之一了。


2016年年报:

2017年年报:




事实上,20167月,公司就注册了成立了北京三夫户外运动技能培训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策划组织户外营地的推广及营地教育培训。公司表示“未来,综合户外营地设计运营建设和青少年户外体验教育体系建设将成为公司重要发展战略之一。”


2017年9月,三夫金鼎投资以现金增资方式投资深圳市古德菲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金额为人民币2,200万元,投资完成后三夫金鼎投资将持有古德菲力 4.00%的股权。而古德菲力的主营业务是开设健身会所并提供健身服务。


2017年12月,非公开募资2.5亿元,主要用于三夫户外活动赛事、营地+培训、零售+体验综合运营中心建设项目;三夫总部办公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最后的话:

三夫户外的创始人张恒酷爱旅行,大学期间就游览了新疆、陕西、内蒙、四川、云南等地。三夫户外也是他在第一次创业失败后背着行囊游西藏的路途上和国外游客的交流中产生的创业灵感来源。1997年10月,他在北京大学东门外的一个胡同里租了一间只有20多平方米的小店,取名“三夫户外”。从小店面到上市公司,三夫户外走了将近二十年。这二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经济急速膨胀、户外运动高速发展的时代,然后,在经历了大致2009-2013年的黄金发展期后,我国户外用品市场增速逐步放缓,到2016年行业增速已经低于10%,进入到深度调整时期。事实上,不只三夫户外,国内户外运动品牌日子都不太好过,探路者(300005.SZ)2017年年度也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户外用品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乏力,公司虽然积极拓展各项新业务,不断加大自有品牌研发投入,拓展大型赛事组织和户外营地项目。但是目前来看,其中的多元化业务并没有给三夫户外带来预期的业绩(根据2017年年报,负责策划组织户外运动与体育运动的北京三夫户外运动管理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126.01万元;负责策划组织户外营地的推广及营地教育培训的北京三夫户外运动技能培训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335.01万元)。同时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入的金额自2014年开始逐年下降,并在2016年从净流入转为净流出。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祝福二十年前在纳木错湖边许下“让国人享受户外运动乐趣”梦想的张恒和他的三夫户外继续勇攀高峰。事实上,20167月,公司就注册了成立了北京三夫户外运动技能培训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要从事策划组织户外营地的推广及营地教育培训。公司表示“未来,综合户外营地设计运营建设和青少年户外体验教育体系建设将成为公司重要发展战略之一。”

2017年9月,三夫金鼎投资以现金增资方式投资深圳市古德菲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金额为人民币2,200万元,投资完成后三夫金鼎投资将持有古德菲力 4.00%的股权。而古德菲力的主营业务是开设健身会所并提供健身服务。

2017年12月,非公开募资2.5亿元,主要用于三夫户外活动赛事、营地+培训、零售+体验综合运营中心建设项目;三夫总部办公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最后的话:

三夫户外的创始人张恒酷爱旅行,大学期间就游览了新疆、陕西、内蒙、四川、云南等地。三夫户外也是他在第一次创业失败后背着行囊游西藏的路途上和国外游客的交流中产生的创业灵感来源。1997年10月,他在北京大学东门外的一个胡同里租了一间只有20多平方米的小店,取名“三夫户外”。从小店面到上市公司,三夫户外走了将近二十年。这二十年也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居民经济急速膨胀、户外运动高速发展的时代,然后,在经历了大致2009-2013年的黄金发展期后,我国户外用品市场增速逐步放缓,到2016年行业增速已经低于10%,进入到深度调整时期。事实上,不只三夫户外,国内户外运动品牌日子都不太好过,探路者(300005.SZ)2017年年度也出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户外用品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乏力,公司虽然积极拓展各项新业务,不断加大自有品牌研发投入,拓展大型赛事组织和户外营地项目。但是目前来看,其中的多元化业务并没有给三夫户外带来预期的业绩(根据2017年年报,负责策划组织户外运动与体育运动的北京三夫户外运动管理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126.01万元;负责策划组织户外营地的推广及营地教育培训的北京三夫户外运动技能培训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335.01万元)。同时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入的金额自2014年开始逐年下降,并在2016年从净流入转为净流出。

即便如此,我们依然祝福二十年前在纳木错湖边许下“让国人享受户外运动乐趣”梦想的张恒和他的三夫户外继续勇攀高峰。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