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并购重组:医药史上最大并购案!百时美施贵宝740亿美元收购新基


2019年新年伊始,创新药界的“巨无霸”诞生。


路透1月3日报道,美国制药巨头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以下简称施贵宝)宣布将收购生物制药公司新基制药(Celgene),作价740亿美元。

这是史上规模最大的医药企业并购案。根据路孚特(Refinitiv)的数据,包括债务在内,这笔交易价值950亿美元,这将超过辉瑞在2000年以890亿美元收购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的交易。


根据协议,新基制药股东将以1股新基股票换1股施贵宝股票和50美元现金。这也就意味着新基制药的估值为每股102.43美元,较其1月2日的收盘价高出54%。除此以外,新基股东还将获得一个可交易的CVR股权,如三款新药能按预期上市,持有人有权获得每股9美元的里程碑收益。交易预计在2019年第三季度完成。此后,施贵宝预计将持有新公司约69%的股份,新基将持有近31%股份。



抗癌药领域的“巨无霸



在美国Pharmaceutical Executive发布的2018年全球制药企业50强排名中,施贵宝和新基分别位列第12名、21名,2017年两家公司的处方药销售收入分别是193亿美元、129亿美元,由于每年的排名相差无几,照此预估,合并后新公司处方药销售收入将达到322亿美元,有望挤占葛兰素史克第7名的位置。




对于此次并购施贵充满信心地表示,此次交易将创建一家尖端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癌症、炎症、免疫疾病及心血管疾病的创新要开发。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9款重磅药品,单款年销售额可超过10亿美元。另外,合并后的新公司预计将在近期推出6款新药,潜在营收超过150亿美元。


但投资者对此并不买账,消息一经公布,施贵宝的股价暴跌14%,至五年新低44.77美元。


因为并购风光的背后,这笔并购将为施贵宝增加320亿美元的负债,用以收购支付资金,以及新基转嫁而来的200亿美元的债务。这与施贵宝目前73亿美元的负债相比,暴增七倍之多。


另外,这一消息使得施贵宝债券的保险成本飙升到八年以来的最高点。因杠杆过高仅500亿美元债务的保险就是一大笔开销。据路透消息,随着施贵宝债券价格下跌,信用违约互跳涨66%,使得施贵宝每100万美元债务的违约保险成本升高到2.3万美元。



谋求“自救”的施贵宝



施贵宝在美国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总部位于纽约。在治疗心血管疾病、代谢及传染性疾病、中枢神经系统疾病、皮肤疾病以及癌症的创新药物研制方面居全球领先地位,其年销售额超过200亿美元。


施贵宝最引以为傲的是癌症免疫疗法,该公司的增长引擎肺癌药品Opdivo(俗称O药),占其销售额的四分之一,如今确已风光不再。在去年4月公布的两项备受期待的临床试验中,默克公司(Merck)的Keytruda(俗称K药)击败了施贵宝的O药,进一步降低了晚期肺癌患者在接受化疗时的死亡风险。去年第二季度,K药的销售额超过了O药,第三季度更是拉大了差距。


因此,施贵宝急需达成这笔交易,以获得“自救”,因为如果不扩大自己的规模,施贵宝很可能会成为并购标的,在此之前辉瑞一直对施贵宝虎视眈眈,欲将其收购的谣言盛传。虽然,收购新基给施贵宝带来的长期增长尚未可知,但短期而言,这或许能为他们赢得更多时间,找到更多新药研发的化合物。



一瘸一拐走到2019的新基



新基无疑成为这笔交易中的大赢家。


新基是早先Celanese公司与美国Hoechst公司合并后,在1986年独立出来的一家公司。它总部位于新泽西州,主要致力于治疗癌症和免疫炎症的新药研发,旗下还有一家脐血库。近五年来,公司产品的销售额均以两位数快速增长。2017年全球产品销售额达到129.73亿美元,其中拳头产品Revlimid(瑞复美)的销售额为81.87亿美元,对总销售额的贡献超过60%。该产品也是多发性骨髓瘤的一线用药。


新基几年前还是生物制药一颗明星,但几次重大失误后,市值比2017年峰值已经缩水50%以上,这也令收购变得相对便宜。


新基在原CEO改行从政后连续损失几员大将,晚期产品线失败率高于平均值。新任CEO Mark Alles 由于未能提供必要的临床和药理学信息,导致了新基公司的重磅药物Ozanimod未能获批,补交资料带来审批延迟,让新基损失了50亿美元的潜在销售额。对于此类规模的制药公司来说,这种失误极为罕见,Alles 因此被评为生物制药企业最差CEO。


另外,这家公司的拳头产品,癌症治疗药物瑞复美,也颇为令人担忧。该公司上个季度的收入为24.5亿美元,瑞复美销售占比超六成,一旦该产品专利在2022年到期,受制于专利悬崖的压力,新基的营收可能大幅下滑。


多去的一年,新基曾试图通过大规模的收购,以获得新的重磅药物,来抵消专利悬崖危机。新基2018年1月宣布与血癌药物初创公司Impact Biomedicines(以下简称IB公司)达成一项价值11亿美元的协议。不久之后,新基又以大约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Juno Therapeutics的剩余股份(新基之前持有该公司股份约10%),以获得Juno的CAR-T细胞疗法。


但新基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土豪扫货之后很快就出现了问题。IB公司治疗多发性硬化症的Ozanimod疗法,由于安全问题,受到美国FDA管制。同时,由于竞争对手推出了类似的细胞疗法,Juno的CAR-T疗法的盈利也不及预期。


所以,这笔交易对新基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


近年来,很多大型生物制药公司由于过于依赖重磅产品的销售额,受困于专利悬崖危机,它们的股票在2018年惨遭损失,但这为收购他们提供了很好的议价条件,同时,为了谋求自救,他们也更有意愿并购优质标的,以获得新的利润增长点。


此次施贵宝和新基的收购案只是个开始,医药行业的并购大潮已拉开帷幕。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