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并购重组:207亿并购的史诗级大气魄!领益智造惨败2018


舍得花钱并购重组的不一定就能装入优质资产,有可能是乌龟对王八,两眼瞎。2017年最大的并购重组案江粉磁材(SZ:002600)207亿的豪赌就是这样的一场彻头彻尾的闹剧。


这家被标注207亿身价的智能制造企业就在2018年黯然神伤,在这一年中报预告中领益智造披露亏损约5.81亿元,同比下降209.91%,扣非净利润亏损约3.36亿元。

让我们一一来看。


1)发货零垫付预收+诡异的其他应收款=优质资产???


领益智造在并购重组、借壳上市前夕的2014——2016年营业收入为34.93亿、45.46亿、52.77亿,净利润为6.02亿、11.88亿、6.23亿,净利润率为11.51%、26.13%、11.79%。


仅仅看这些数据就觉得很异常,首先借壳上市前三年净利润有着如此大幅波动,而净利润率的大幅波动表示公司经营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这些异常点统统在他的应收账款一览无余。


2014——2016年应收账款为12.10亿、15.85亿、22.77亿,占比营业收入为34.64%、34.87%、43.15%。


这也就让人产生疑问,应收账款占资产比重如此之大,但是公司却有胆量将他们一次性确认为收入,很明显颇有我大A股,做收入不怕钱少的气概。


不过领益智造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制造企业,应收账款大得离谱而对应未来营收预期的预收账款却少的可以。


2014——2016年领益智造预收款项为0.09万元、18.11万元、25.83万元。很明显这点预收账款占比营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客户并没有支付垫付的预收款前提下领益智造却敢大额放任应收账款占比营收年年水涨船高,这魄力,可非一般人可比。

同样常见的财务调剂方法在领益智造也是再次应验,那就是通过其他应收款。


2014——2016年领益智造的其他应收款为1.21亿、4.30亿、0.94亿元,其中2016年的其他应收款较2015年增长了近4倍。

毕竟千军万马过审核,只要上市了都好办了,但是为什么领益智造连一年都没有熬过去,就倒在了2018年的半年报下。

以后想办法收回,或者找借口收不回,这一切都是后话。


2)诡异的大额集中预付款


上市后的领益智造2017——2018年1—6月的营业收入为159.29亿、98.17亿,同比增长率为32.14%、236.43%;净利润为14.08亿、-6.08亿,同比增长率为458.73%、-209.91%。





一往无前的营业收入确认依旧犀利,然而净利润却似乎有意打脸,上市后短短一年时间,大喜大悲,无数韭菜心中凉凉,慌了一地。


在这借壳上市的一年半实际情况中2017年扣非亏损达2.14亿,而2018年上半年仍然亏损达3.36亿。





但是如果要深究为什么领益智造扣非还是亏那么多?这主要原因就出在领益智造的预付账款无法收回。


2018年7月16日,领益智造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汪南东采购大宗商品预付的11.2亿元预付款可能收回困难。


看见没有,想找借口,原上市公司老东家江粉磁材很快把借口送上前来。


其实这早在上市前的江粉磁材就开始了这种大额预付款模式。这对于所有虚增收入有经验会计都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2014年,江粉磁材向广州卓益预付款1.62亿元,占预付款总额58.56%,排在预付款首位,其后的4家公司合计预付款占比只有19.71%,广州卓益一家所得预付款超过公司支出预付款的一半以上。


单家企业预付款过高其实很容易给企业财务造假,尤其是其他应收款回收资金制造财务闭环形成有利条件,而当时这一情况领益智造并没有对此进行详细说明。


这样情况由于当时没有引起重视所以2015年,领益智造的集中大额采购再次有恃无恐。按照预付对象归集的期末余额预付款情况,第一名预付款余额3.44亿元,占预付款项总额87.92%。随后4名合计占比只有6.94%,不及第一名的零头。


随后的2016和2017年亦是如此。


2016年,上市公司的采购集中度继续上升,最大的供应商采购额为22.16亿元,占比24.98%。同时,对排名第一的企业预付款达7.19亿元,占预付款总量的84.51%。结合后来的公告,这个“第一名”就是广州卓益。


2017年,上市公司向广州卓益的采购额为38.62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当年上市公司对广州卓益支付的预付款余额为8.19亿元,占总预付款的72.04%;对江门恒浩预付款1.75亿元,占比15.43%。两家合计9.94亿元,占预付款总额87.47%。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这个大额预付款的江粉磁材也是正需要那么个有大额应收款的公司和他交接,报表一并,各取所需,所有问题留给新公司解决吧,我江粉磁材拜拜了。


3)奇葩的商业盈利模式


这种事情领益智造直到2018年7月24日回复问询时才承认,历年如此大的预付款,源于江粉磁材在大宗商品采购批发中盈利。

这样的采购,不是为了满足生产需要,而是为了赚取差价,所以才要支付如此高额预付款,甚至公司因借款增加支付利息也要保证支付。


这就很有意思了,你采购原材料原来不是为了生产经营而是倒买倒卖,赚差价。


而根据2018年6月27日公告中明确表示,此时广州卓益、江门恒浩已将2017年的预付款结算完毕。也就是说,这11.2亿元的大额预付款“地雷”,应是今年所形成。


这笔回收困难的预付款,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6.81%,占公司2017年大宗贸易业务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3.74%。

何况这些公司都和江粉磁材曾经有着暧昧的关联关系。但是你为什么在并购重组借壳上市期间不披露?


因为领益科技股份制改制刚刚开始时,领益科技净资产账面值为18.33亿元,评估值为23.60亿元,评估增值5.27亿元,增值率为28.77%。


而到了半年后江粉磁材拟收购时,领益科技估值(收益法)为207.33亿元,评估增值180.05亿元,增值率660.13%。


对比可见,两次评估,时间上相差不足半年,但评估值相差约183亿元。


人家江粉磁材都把这么高的溢价给到我了,我为什么要不买账,有钱不干王八蛋,领益智造当时一定是这么想的。


4)结尾


8月26日晚,领益智造对业绩变脸致歉。公司表示,鉴于上述业绩修正原因,2018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实际净利润数与原披露的预测业绩之间存在较大差异,公司董事会对此向广大投资者致以诚挚的歉意。


问题是,广大韭菜们已经站在那遥远的山岗上,只觉得,还是盛夏,已经感到了秋天收割韭菜们的凉凉声。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