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罗牛山:七年布局,会计核算变更创造3.55亿投资收益,骚操作啊v


简单介绍一下男猪脚罗牛山的主营业务,包括三大业务板块:大农业、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业务,其中以大农业为主,以房地产开发业务、教育产业为辅。具体来说,就是生猪养殖、屠宰+房地产+海南职业技术学院和海口景山学校三块业务。

一句话评论:规模不大,业务不少。


2018年度上半年,罗牛山实现营业收入4.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53.74%;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3.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57.1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0.30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28.86% 。



看过初善君《上市公司利润调节手段万字总结收藏版》的都知道,利润调节千千万,不过就是那些手段。今天我们看看罗牛山是如何如何从亏损3046万元变成盈利3.35亿元的。


这种影响扣非净利润的往往是投资收益或者营业外收支科目,经查询半年报,原来是投资收益科目,罗牛山上半年形成投资收益3.55亿元,主要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转权益法形成的投资收益,即本期将对海口农商行等股权投资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调整至长期股权投资。


令初善君吃惊的是,影响损益3.55亿的会计核算变更,公司并没有相关的公告披露,也难怪公司的信息披露一直被投资者诟病啊。


那么这个具体如何操作呢?可以说非常风骚了,风骚到初善君搞了很久。


第一步,罗牛山在2011年在原有0.5亿投资的基础上新增投资3.29亿元持有海口农商行10%的股权,以长期股权投资核算,余额为3.79亿元。

第二步,2014年10月,根据会计准则的要求,将对海口农村商业银行的核算方式变更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其余内容不变,金额仍然是3.79亿元。



第三步,向海口农商行委派董事(大概率是学习了雅戈尔),海口农商行的核算方式由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确认3.55亿投资收益。


原理是什么呢?原来针对非上市股权的后续处理,使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还是“长期股权投资”核算的关键在于对被投资企业是否构成重大影响。罗牛山之前应该仅仅是财务投资人的角色,认为自己对海口农商行不构成重大影响,因此使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到了今年,学习了雅戈尔的操作,向海口农商行委派了董事,认为自己对海口农商行构成重大影响,因此使用长期股权投资核算。


在这种情形下,长期股权投资初始成本为原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计量,不再是原来的3.79亿元的投资成本,而是按照10%的海口农商行的公允价值7.22亿元核算(至于7.22亿公司怎么计算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转换日的公允价值与账面价值之间的差额,差不多3.43亿元,以及原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累计公允价值变动(具体金额没算),都计入改按权益法核算当期的投资收益。这就是3.55亿的来源。


2011年至2018年,算是7年的布局了,就问你操作是不是很技术。而且公司在居然可以在半年报里披露这块投资收益具有可持续性,不知道是不是梁静茹给的勇气,真是芳草天,不要碧连啊。


其实一般情况下,由不构成重大影响变成重大影响主要是追加投资,比如由持股比例从10%到15%,雅戈尔开了个好头,不少企业又学会了。

而且这种投资收益只是增加了公司的净利润,增厚一点净资产,不会带来一分钱的现金流,意义不大。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