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上市公司研报:华力创通式稳增长,大调坏账计提政策,年增“利润”数千万


就在透镜公司研究关于华力创通长期过度依赖应收款维持扩张,背后巨大的资本消耗或致其未来增长难以为继的担忧提出来之后,该公司似乎很快便找到了增长新模式:通过“指尖上的艺术”,即会计手段,来维持未来的利润增长。


华力创通最近发布了一则看起来不甚起眼的公告,宣布对公司已经沿用多年的会计政策进行调整——该公司将大幅下调账龄3年以内账龄应收款的坏账准备计提比例,其中一年期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将由原来的5%一次性下调至1%——以当前华力创通的应收款规模测算,如此操作之后,华力创通每年将能够在其合并利润表上“调控”出4000万元左右的账面利润,而该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才只有4834万元!


所以,如果在接下来的季度里,当您看到华力创通的账面利润暴增的话,请千万不要奇怪,因为这些多出来的利润中,或许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实际上是通过会计手段“调校”出来的!



靠坏账计提政策来稳增长?


还记得10月22日透镜公司研究(当时我们还叫“财报研究院”)那篇题为《华力创通暴走的应收款:IPO后长期靠赊销扩张,只挣数据倒贴钱》的文章不?当时我们在文章中提出的核心观点是:第一,华力创通自IPO以来长期依赖扩张应收款的方式维持增长,其营收和利润的增长是靠应收款的急剧扩张堆出来的;第二,这种增长导致华力创通只挣账面利润数据却倒贴进去大把的真金现银,其经营现金流长期持续呈现出大额“赤字”状态,与其靓丽的利润表数据形成严重的倒挂;第三,这种增长模式对公司持续的资本补血能力存在极高的要求,一旦其融资能力受损,华力创通的增长模式或将难以为继!——上述担忧提出来仅仅一个多月,华力创通似乎很快就找到了未来的增长新模式。


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华力创通最近相当低调地发布了一纸调整会计政策的公告,表面上看这纸公告极不起眼,但实际上相关的调整却会对该公司未来的利润表数据产生巨大的影响。




根据公告,华力创通此次会计政策调整主要涉及坏账计提政策,该公司拟将账龄为一年以内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从原来的5%大幅下调至1%;同时,华力创通还将账龄为2年以内和3年以内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由原来的10%和30%分别大幅下调至5%和15%;此外,华力创通维持账龄为4年以内的应收款坏账比例50%不变,但将账龄为5年以内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由原来的80%直接上调至100%。


从上面的调整不难看出,华力创通对账龄为3年以内的各类应收款坏账准备比例都一次性地进行了大幅度的下调。透镜公司研究认为,此次坏账准备比例的调整,将令短期内华力创通利润表的“资产减值损失”压力骤减,从而令其利润表上的账面利润数字大增。由于华力创通应收款规模相对其营收规模而言十分巨大,因此不出意外的话,即便未来华力创通的营收维持不变,仅坏账计提大幅减少一项,就能令该公司“盈利能力”大幅增强


根据透镜公司研究10月22日的文章统计,华力创通截至三季度末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之和高达8.83亿元,如果再将其2500余万的其他应收款算上,其各类应收账总额合计高达9.08亿元之巨,而该公司2017年全年的营收总和也只有5.71亿元,其今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更是只有4.06亿元。



每年“调校”出数千万利润



具体而言,此次坏账计提政策的调整,到底会令华力创通的“盈利能力”增厚多少呢?


透镜公司研究根据华力创通9.08亿元的各类应收款总和大致测算,该公司应收款坏账准备比例平均每下调一个百分点,就能在其利润表中相应减少908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从而令该公司税前利润相应增加908万元,在扣除15%的公司所得税后(华力创通为高新技术企业,所得税率可按15%优惠税率征收),华力创通最终的净利润会因此增加约772万元——也就是说,如果华力创通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平均下调5个百分点,那么该公司最终的净利润将相应地增加3800万元左右。




不过,在实际计算中,还需要考虑这9.08亿元应收款的账龄结构,因此上述数据只是粗略估算的结果。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在宣布上述会计政策调整后,敏感的深交所很快便向华力创通发来问询函,要求其解释作出上述调整的原因并测算其对未来利润的影响,根据华力创通及其审计机构的内部测算,预计上述调整将令华力创通2018年的净利润增加3319万元,该公司的测算基于2018年底8.52亿元的应收款暂估值假设:如果按调整前的坏账计提政策,华力创通2018年将需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高达1.08亿元,调整后,华力创通2018年的坏账计提金额将大幅减少至6899万元,新标较旧标少计提了3905万元的减值准备,扣除所得税后公司净利润将相应增加3319万元。



据悉,华力创通今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为4902万元,去年全年的净利润则为8150万元,因此,上述3319万元的净利润“增量”,对于华力创来的利润表来说,绝对不是个小数目。此外,华力创通还在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模拟了会计政策修改后对该公司2017年财报数据进行追溯调整的结果,模拟结果显示,公司2017年的净利润在实施新的坏账计提政策后,较调整前暴增了44.04%。



应收款回收形势持续反向恶化



华力创通做出如此调整的合理性在哪里?


深交所的疑问是:华力创通在三季度报中预测公司全年净利润将不低于1.2亿元,该公司是否存在借“指尖艺术”来达成利润预测要求的可能性?


对于深交所的质疑,华力创通予以了明确否认,并解释了其大幅调整坏账准备计提政策的原因:其原来沿用数年的坏账计提比例过高,不能真实反映公司实际经营水平。



尽管华力创通大幅下调了三年以内应收款的坏账计提标准,不过,透镜公司研究注意到,近年来,华力创通的应收款实际回款比例不仅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还在快速持续恶化:华力创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三年间,华力创通账龄为一年以内的应收款实际回款比例分别为95%、82%和81%;其账龄为两年以内的应收款实际回款比例分别为93%、88%和67%;其账龄为三年以内的应收款实际回款比例分别为94%、73%和62%——在应收款回款形势持续恶化的背景下,华力创通反向调整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其合理性似乎不得不让外界产生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坏账政策作出大幅调整之后,华力创通的坏账计提比例,由行业内较高的水平,迅速变成行业较低水平,中海达、振芯科技、天海防务等公司的一年内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均为5%,与调整前的华力创通保持一致;调整后,华力创通坏账计提比例,仅略高于华讯方舟和伟星股份。






只顾“近忧”必有“远虑”?



透镜公司研究认为,华力创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调整,与其长期以来依赖应收款扩张的增长模式有密切的关系。


自2010年成功IPO后的8年间,华力创通的营收整体上大致保持增长趋势,其营收规模从2010年的2.1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5.71亿元,累计增长了169%;但在这8年间,华力创通的应收款规模却从2010年的7498万元暴增至2017年的7.67亿元,累计增长了923%——由此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华力创通虽然利润表一直显示盈利不错,但其现金流量表上却显示该公司长期没能通过经营活动收回相应数额的现金:8年华力创通净利润总和虽然达到了3.71亿元,但其经营现金流却相反累计净流出了4803万元——这就是透镜公司研究为何在前一篇文章中下此结论的原因:华力创通过去8年的增长完全是靠应收款的无限扩张堆出来的,这种增长模式对于公司资本补血能力存在极高的要求,一旦其补血通道受阻,华力创通未来的增长自然也就成了一个大悬念。




应收款持续扩张之后,由于华力创通的应收款规模已经远超其营收规模,巨额的应收款所带来的资产减值准备,已经给华力创通的利润表带来了沉重的压力,因此此次会计政策的调整,实际上是华力创通在给公司的利润表“减负”。




不过,由于华力创通此次坏账准备政策的调整方向是大幅下调三年以内账龄的应收款坏账计提比例,保持四年期的计提比例不变,但大幅上调五年期的计提比例,因此在透镜公司研究看来,华力创通如此通过“财技”来稳增长的做法,或许能让短期内(比如说未来三年)该公司利润表的利润数字迎来一波暴发式增长,但如果其应收款的回收比例在现有水平上维持不变甚至是继续下滑的话,那么第四、五年之后,华力创通的利润表必将承受更大的坏账准备集中计提的压力——因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华力创通此举实际上是将原本需要在前三年逐步分摊计提的应收款坏账准备,通过会计政策的调整,推到第四年之后再集中计提,这种政策调整对该公司利润表所带来的消极影响,最迟也可能会在四年之后开始集中显现出来。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