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IPO:新三板企业上市遇到“三类股东”怎么办?


“三类股东”(包括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因其组织形式特殊,可能存在层层嵌套、高杠杆以及背后出资人身份不透明等问题而导致其在IPO审核时一直被证监会发审委重点关注。自2018年1月12日证监会以“新闻发布会问答环节”的形式公布了新三板挂牌企业申请IPO过程中遇到的“三类股东”问题审核政策以来(点击超链接至证监会公布新三板企业申请IPO过程中遇到的“三类股东”问题审核政策解读),证监会在2018年6月向各家券商发布的《首发审核财务与会计知识问答》与《首发审核非财务知识问答》(以下合称为“IPO审核51条”)中再次细化了“三类股东”的审核标准。而由于前几年的政策和市场因素,“三类股东”问题早已成为诸多企业(尤其是新三板挂牌企业)在IPO申请时绕不过的坎。因此,本文拟结合证监会的上述政策文件规定以及新政出台后携“三类股东”成功闯关的相关案例,总结其要点,以期对业界有所助益。



一、“三类股东”之核查、披露要求



(一)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不得为“三类股东”


基于《证券法》、《公司法》和《首发办法》的基本要求,公司的稳定性与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的明确性是基本条件,为保证拟上市公司的稳定性、确保控股股东履行诚信义务,故要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不得为“三类股东”。


(二)该“三类股东”已纳入金融监管部门有效监管


“三类股东”是否符合现行金融监管要求已是证监会发审委在发审会上问询的常规问题之一(如海容冷链、捷昌驱动)。“三类股东”应按规定履行审批、备案或报告程序,其管理人已依法注册。此外,“三类股东”还应符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合称为“资管新规”)等文件的规定,尤其是关注关于资管产品杠杆、分级和嵌套的要求


(三)需对“三类股东”进行穿透核查、层层披露


根据IPO审核51条的规定,原则上中介机构应对发行人的“三类股东”进行穿透核查,并应对发行人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亲属、本次发行的中介机构及其签字人员是否直接或间接在“三类股东”中持有权益发表明确意见;而对于实践中因客观原因确实无法100%完成穿透披露或核查的,则在中介机构有明确的肯定性意见的情况下,本着重要性原则个案处理。而对于“三类股东”的清理,证监会发行部于2018年11月2日在北京主办的《发行审核业务培训》中明确“信托计划不能一次性清算的,分步清算初步研究也是可以的”,此种情形下,则需要相关主体就该信托计划的清算安排予以明确并作出承诺。


从2018年9月27日过会的宁波水表案例来看,其对三类股东海润养老润生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仅持有发行人0.3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0.0026%)的核查已穿透披露至第九层出资人,故目前看来,如发行人欲以“持股比例较低”、“穿透后层级较多、结构复杂”等作为“因客观原因确实无法100%完成穿透披露或核查”的理由并不被证监会所接受。结合另几家已过户的海容冷链、捷昌驱动等企业,如确实存在无法完全穿透核查的“三类股东”,还是建议通过股份转让等形式予以清理


(四)“三类股东”存续期应符合现行锁定期和减持规则


根据《公司法》及《上市规则》等文件的规定,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持有的股份上市后锁定3年;申报前六个月内进行增资扩股的,新增股份的持有人应当承诺:自发行人完成增资扩股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之日起锁定3年;在申报前六个月内从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处受让的股份,应比照实际控制人所持股份进行锁定。除特殊情形外,根据《公司法》的规定,其他股东持有的股份自公司股票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因篇幅所限,此处不再赘述减持相关规则,具体可参见《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上市公司股东、董监高减持股份的若干规定》等规定)


鉴于“三类股东”一般存续期较短,如存在不满足现行锁定期和减持规则规定的,证监会要求需对该“三类股东”的存续期及续期作出合理安排,建议由相关方签署产品延期的补充协议并办理延期备案(可参考文灿股份)。



二、“三类股东”规则目前仅适用于新三板挂牌公司



证监会在2018年1月12日“新闻发布会问答环节”中的原文为“经反复研究论证,近期明确了新三板挂牌企业申请IPO时存在三类股东的监管政策”,而IPO审核51条中亦明确“对于拟上市公司尚未在新三板挂牌的,建议在政策执行初期,暂不允许其股东中存在“三类股东”。待上述政策试行一段时间以后,视实施情况再决定是否适用于存在“三类股东”的非新三板拟上市公司”。2018年11月2日,证监会发行部于北京主办《发行审核业务培训》中再次明确“三类股东”规则仅限于新三板公司,暂时没有对其他企业放开。


从上述文件来看,目前证监会对“三类股东”规则的适用仍非常谨慎,即仅适用于新三板挂牌公司,而其中原因不乏是为了与新三板的相关规则保持统一避免冲突(如证监会发布的《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指引第4号——股东人数超过200人的未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行政许可有关问题的审核指引》以及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发布的《机构业务问答(一)——关于资产管理计划、契约型私募基金投资拟挂牌公司股权有关问题》等文件均已明确肯定了经登记或备案的“三类股东”的股东资格适格性)。


从目前检索到的案例来看,自年初“三类股东”审核标准公布以来,携“三类股东”成功过会的案例均是新三板挂牌公司(或于在审期间完成摘牌,如海容冷链、有友食品)。故谨慎起见,如果存在“三类股东”的非新三板企业,建议整改、清理所有“三类股东”问题,或者先申请挂牌新三板,再进行IPO转板。


然则对于曾在新三板挂牌但于递交IPO申请材料前已完成摘牌的部分企业,如其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引入了“三类股东”的,其IPO审核是否可适用上述“三类股东”规则,目前证监会尚没有给出明确的意见。结合已过会的海容冷链、有友食品,两家企业均系在上发审会前已完成了新三板的摘牌工作,故对于前述“于递交IPO申请材料前完成摘牌的部分企业”而言,笔者认为需结合个案予以分析,如该“三类股东”已按相关法律规定履行了登记或备案手续、经100%穿透核查后权属清晰不存在任何争议,且该“三类股东”系企业于新三板挂牌期间引入,则应当可以参照适用上述“三类股东”规则予以审核,此项有待证监会进一步予以明确。



三、新政颁布后“三类股东”过会案例分析



自证监会于年初首次发布“三类股东”审核政策以来,已有多家新三板公司携带“三类股东”上会,其中不乏成功过会案例。截至2018年10月30日,携“三类股东”成功过会的新三板公司已有6家,具体情况如下:


(一)文灿股份


文灿股份是年初“三类股东”审核标准公布以来首家携“三类股东”成功过会的新三板公司。根据首发资料披露,文灿股份共有10名直接持股的“三类股东”,包括6 名资产管理计划、4名契约型私募基金,合计持有发行人3.63%股份,另有1个资产管理计划间接持有公司0.3%的股份,“三类股东”总计持有发行人3.93%的股份。此外首发资料显示,证件会发行部就“三类股东”事宜对文灿股份提出的反馈意见与年初证监会公布的审核要求基本一致,文灿股份反馈回复中对该11名“三类股东”作了全面穿透核查,确认相关产品均已备案,不存在杠杆、嵌套情形,且穿透核查后的出资人均为无关联方,与公司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此外,对于后续反馈关注的“三类股东”存续期问题,根据补充法律意见书披露,公司所涉及的“三类股东”产品的相关方均已配合签署了产品延期的补充协议,正在办理产品延期备案。整体上,文灿股份携带的“三类股东”产品相对规范,并且其100%穿透核查的程度获得了证监会的认可,因此文灿股份在未清理“三类股东”的情况下顺利过会。


(二)芯能科技


芯能科技携“三类股东”于2018年4月17日获首发通过。在“三类股东”问题上,芯能科技采取了部分清理加穿透核查两种方式并行处理,对后续公司具有重要参考意义。根据首发资料披露,芯能科技上会时仅存在2名“三类股东”,均为契约型私募基金,且合计仅持有公司0.0311%股份,而根据股转公司披露情况来看,此前位列十大股东的北信瑞丰瑞东麒麟1号资产管理计划已于申报前清理完毕。就现存的2名契约型私募基金股东,芯能科技在其招股书中作了详细披露,其通过访谈管理人及投资人、核查身份证明及工商档案、核对公开信息等方式完成了对该2名契约型基金的穿透核查。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只契约型私募基金大岩坐标系3F私募投资基金背后的持有人为新三板公司永安期货(833840),而芯能科技在对永安期货的穿透只进行到前十大股东,并且就该前十大股东也未进一步穿透(说明股东穿透核查过程中存在股东为新三板挂牌企业的,仅披露该股东的前十大股东亦可被证监会接受)。


(三)海容冷链


海容冷链早在2015年11月便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材料,由于“三类股东”问题,直至2018年5月才最终过会。公开资料显示,海容冷链于2015年进行过两轮定增,引入了多名“三类股东”,且根据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国寿安保基金-银河证券-国寿安保-国保新三板2号资产管理计划位列海容冷链第十大股东,持股138.5万股,占比2.31%。由于“三类股东”数量较多、穿透核查难度较大,海容冷链难以采用全穿透核查方式处理“三类股东”问题。根据巨潮资讯网于2018年11月15日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海容冷链也采取了部分清理和穿透核查结合方式处理了“三类股东”问题。


招股书显示,海容冷链于今年3月选择在新三板摘牌以后,同步将股权托管至了青岛蓝海股权交易中心。随后,公司着手清理“三类股东”,实际控制人邵伟合计回购了23名“三类股东”所持的全部公司股份,赵定勇等五名高管股东回购了4名“三类股东”所持的全部公司股份,青岛蓝海股权交易中心就相关股份回购出具了非交易过户凭证。针对余下“三类股东”,海容冷链采取了穿透核查方式,招股书中披露了现有“三类股东”的层层穿透出资情况。此外,关于第十大股东国寿安保基金-银河证券-国寿安保-国保新三板2号资产管理计划,招股书披露的“该产品已完成平级改造,原优先级份额持有人已不再持有……”似表明原产品存在杠杆分级情形,并在后续通过内部去结构化的方式获得了监管部门认可,但具体情况有待首发材料进一步公开后方能确认。


(四)捷昌驱动(2018年3月16日摘牌)


捷昌驱动IPO二度闯关并于今年6月12日成功获首发通过,其对“三类股东”问题的处理基本也采取了部分清理和穿透核查结合方式。招股书披露,公司原部分“三类股东”存在不符合《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规定的分级、嵌套等情形,另有部分股东已处于清算期或其存续期限无法满足现行锁定期与减持规则的要求等,为切实解决上述问题,捷昌控股(受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受让14名三类股东所持发行人全部股份。而在上会时,公司共有9户“三类股东”,包括6名资产管理计划、2名契约型私募基金和1名信托计划,“三类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为1.9944%。针对该9名“三类股东”,捷昌驱动逐一进行了穿透核查,通过访谈“三类股东”的管理人,查验管理人牌照、“三类股东”产品合同以及核对公开信息等方式,确认“三类股东”各项均符合证监会审核要求。


(五)宁波水表


宁波水表于9月27日首发获通过。根据招股书申报稿披露,公司股东中有8名“三类股东”,均为契约型私募基金,合计持股0.198%。由于 “三类股东”数量并不多、持股比例小,故宁波水表以穿透核查方式处理了“三类股东”问题。招股书披露了穿透后的出资情况,其中海润养老润生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结构最为复杂,向上最多披露至第九层出资人


(六)有友食品


有友食品于2015年12月即获证监会受理排队,直至今年10月10日才获发审委通过,其过会阻力不乏有“三类股东”因素。根据有友食品于2017年12月27日报送的招股书,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共有401名股东,其中包含数十名“三类股东”,尽管持股比例较低,但逐一穿透核查的难度不言而喻。故公司于今年8月选择新三板摘牌并清理“三类股东”,但因后续招股材料尚未披露,目前无法明确有友食品清理“三类股东”的具体情况以及清理措施。



四、小结



“三类股东”对于拟IPO公司来说仍然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从目前6家已经成功闯关的新三板公司来看,或可总结如下经验:其一,目前的“三类股东”规则仅适用于新三板挂牌公司,暂未对非新三板公司开放;其二,对“三类股东”不必全部清理,但留下来的必须能够穿透核查且符合证监会审核标准;其三,证监会对于新三板公司在会期间清理“三类股东”的做法并不反对(包括在会期间摘牌完毕后再清理“三类股东”);其四,通常穿透核查应逐层至自然人为止,但对于穿透后的股东系境内外上市公司或者股东人数众多的新三板公司,按照之前成功过会的案例来看,仅披露该股东的前十大股东亦可被接受(或可援引IPO审核51条中所述的“因客观原因确实无法100%完成穿透披露或核查”)。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专栏作者

近期文章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