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购,为并购而生

从金庸当年的一起“失败“交易说说交易中的“Social Issues”



作为华人世界里最为重要的武侠小说作家,金庸先生驾鹤西去的确是一大憾事。“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中那么多人物中,Uncle是独爱令狐冲的(笑傲江湖里,我最喜欢发哥那一版)。小时候在家附近的书摊上,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伴我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时光,虽然也被以全庸、金康、金庸新等为名所写的山寨伪书骗过,但这些伪作与金先生滂湃大气、带有丰富社会、文化内涵和家国情怀的作品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金庸除了写作的大才之外,还以自己的一己之力创办了香港近代以来最为重要的中文媒体之一 – 明报。当年金庸先生创立明报的时候,一开始经营并不佳,完全靠了在明报上连载自己的武侠小说才度过难关。后来依靠独立报道的XW自由之精神,逐渐获得了诸多的读者支持,成为香港最为重要的中文媒体之一。并在90年代初达到鼎盛,还在香港上市,金庸先生可以说是靠自己的一支笔,成为香港可以排得上名的富豪之一


金庸先生后来将明报的控股权转让给于品海,本来当时愿意购入明报控股权的有大量的竞购者,甚至包括当时默多克控制的南华早报(现在南华已经被马云老师的阿里巴巴所收购),但金庸被于品海所打动,认为这个当时不到四十岁的年轻人能将明报的理念和精神继承并发扬,所以在于品海出价不是最高的情况下将明报控股权转让给了这个人。但是,金庸先生在交易的时候,对于此人的背景并未完全调查清楚,此人在收购明报控股权之后,一是并未按照金庸先生和其的约定经营明报,二是被曝出其曾在加拿大留学期间,曾触犯偷窃、冒签支票、非法使用他人信用卡、私藏枪支等罪名,被判过刑事责任。在当年,传媒业的高管,自然是需要声誉、身家清白的,于品海在压力之下,辞去了明报的职务。不仅如此,这位于品海在之后不仅投资失误,还将明报的贷款拿去放贷及投资赌博业务,违反与银团的贷款协议,也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在从金庸手中拿到明报控股权后大概才两年,因为自己经营和债务压力,他就把明报再次转让了出去– 这和金庸希望他能将明报发扬光大而将明报控股权转让给他的初衷大相径庭。


我们经常在并购交易中,看到所谓的买方承诺要保持收购后被收购公司的经营理念、战略方针、文化等,甚至在并购交易完成之后,被收购方的员工是否得到保留、保留的期限多长、收购交易的双方的管理层中,谁担任合并公司的新首席执行官、哪个管理团队将在交易后主导被收购公司的经营管理、在并购交易完成之后,是否仍然保留原有公司的名字、字号;等等这些,看起来和交易中的财务指标没有关系的一些重要问题,被称为并购交易中的社会议题(Social Issues)。


并购交易中的社会议题的范围是发展的,除了上面所说的内容之外,近来的#metoo运动也成为了交易中的社会议题。比如,我们前段时间开玩笑所说的“刘强东条款”(韦恩斯坦条款):大家对于韦恩斯坦可能并不陌生了,这位美国著名的好莱坞制片人,在职业生涯中性侵了非常多的女性。直到2017年一系列女性出来指证韦恩斯坦的性侵行为,并引发了全球的“metoo”运动,鼓励女性打破沉默,对在职场上、生活中所遭受的性侵害、性骚扰进行勇敢揭露、大声说不。


经由此事之后,华尔街的并购交易者们,开始在并购交易中加入相关条款,尤其是TMT行业中的并购交易,除了要求卖方就其高管行为符合社会行为规范的陈述与保证之外,还要求卖方对于买方因卖方高管的不良行为或者丑闻(包括性丑闻、性不当行为等)而导致的公司损失进行损害赔偿,这就是所谓并购交易中的“韦恩斯坦条款” - 也被大家称为“德行”条款


对于并购交易从业者来说,如何在交易中应对被收购公司创始人股东、高管的不当行为带来的可能风险?


第一、  注重所谓的Social Due Diligence,在并购交易中,不仅仅进行法律尽职调查、财务尽职调查、税务尽职调查。还将目标公司的创始人股东、高管的行为作为交易并购调查的内容之一。据说,国内现在有的VC/PE投资人在投资的时候,先要去查一查主要创始人的开房记录,如果创始人股东或者主要成员有不太雅观的开房记录的话,那么投资人就要考虑考虑是否对其进行投资了。“管不住小头(下头),怎么能管好大头(上头)”,这是某些VC/PE投资人的信条。这种投资信条在某种程度上,是有道理的;


第二、  在交易中对于目标公司高管的行为要求作出某些陈述与保证,这些陈述与保证和著名的“Metoo”运动联系了起来,被交易从业者称为#metoo rep”;比如,在某传媒收购交易中,目标公司就明确的做出了“过去五年中,公司高管(在集团副总裁及以上级别)人员中,没有任何人收到性骚扰方面的指控”这样的陈述与保证。当然,目标公司一般会要求进行Knowledge qualifier的限制,“据公司所知,这些高管没有不正当行为”;


第三、   在交易中设置相关的赔偿机制,要求目标公司对其高管不当行为而带来的价值损害进行赔偿。赔偿的方式选择很多,比如留置部分并购交易价款、比如设置托管账户存入交易部分比例金额以担保目标公司陈述与保证为真等等。


当年金庸先生在交易中所犯的错误,一是选择错了交易的对手,二是在交易中并没有对这个所谓的Social Issues进行特别的交易约定,比如交易对手的陈述与保证中,做出相关的德行承诺,否则后续有追责的权利等等


当然,在九十年代,交易实务的发展还没有到现在对social issues这么重视的地步。所以,作为并购交易从业者,保持对交易实务的持续关注是非常重要的。


从金庸卖明报控股权的交易中没有选择卖给报价高的老外或者其他买家,我们可以看出除开武侠小说作家的身份,作为一个新闻人的金庸,是有自己的理想和追求的。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而江湖,再无金大侠。






版权说明:
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创作与付出,「A股并购网」均已备注文章作者及来源。
本网转载目的在于更好地服务读者、传递行业信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发送消息至「A股并购联盟(agugou)」公众号后台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分享到:

公众号

  最前沿的商业模式分析

  最全面的并购案例研究

  最实操的金融干货分享

  尽在“A股购”公众号

公众号

资料共享社群

  投资并购金融资料库

  每年共享至少1000份精选资料

  投资、并购、财务、尽调、行研、房地产

  加入即送价值千元的金融培训视频

客服